看客:重庆“政审”事件发酵 陈敏尔“中毒”?(图)

2018-11-11 00:42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3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陈敏尔
陈敏尔(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1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重庆官媒日前报导重庆的高考录取要求先过“政审”关,遭公众质疑后官方急灭火,不过事件持续延烧。除了早前有指这是“薄孙余毒”外,主政重庆的陈敏尔也成为矛头指向。

综合陆媒11月11日报导,有关重庆将在高考中恢复“政审”的议论仍在网络发酵。

据当地党报《重庆日报》11月6号报导,重庆2019年高考录取,将把“政审材料”作为必备材料,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

这一招立即引起大哗。在年纪稍大的人们记忆中,五七年反右时高考政审包括:出身地主富农资本家家庭的、家长被划为右派的、有海外关系的、社会关系复杂的学生基本上都不宜录取和降格录取。这些被列入黑名单的学生,即使考取“状元”,也注定名落孙山,这就是毛泽东时代残酷的现实。

“文革”结束后,中国1977年恢复高考。为缓解中共面临的社会瓦解的危机,邓小平不得已放宽了政审条件,不强调家庭出身情况了,但仍然保留了对考生本人政治立场的审查,除了读军校或涉及公安国安的院校之外,没有强调“政审”的表述。

近期一方面是经济上的“国进民退”、“私企退场论”引发民心不稳,尽管北京高层一再发声定调安抚也未真正平复;另一方面重庆突然爆出“政审”事件,引起人们担心当局开历史倒车的担忧。

在“政审”风波之始,一些观点认为,这或应归罪重庆“薄熙来余毒”。

11月8日,中国自由派学者张鸣在微博批评说:重庆高考又需要政审了,说好的受教育权呢?一个年轻人,政审不合格,就没有资格接受高等教育了吗?这边定心丸还没吃下,我真的怀疑,重庆这招儿,是薄王余毒。相关微博已经被删除。

薄王余毒是指重庆市委原书记薄熙来与公安局长王立军当年实施的“唱红打黑”行动,被舆论指责是“文革”遗风。

不过,11月10日,法国广播电台刊文指向现在主政重庆的陈敏尔。文章引用网民说法指,“重庆天天都在清除薄孙余毒,这一次,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自己中毒了,中的是薄孙的毒,还是文革的毒,自己最清楚”。

有意思的是,重庆这波“政审”事件,不但备受普通网民批评,连中共喉舌央视网也加入炮轰。央视网刊文质疑政审会不会导致出现“各种举报、诬告等现象”。

在众口一词的质疑声中,重庆市教育局遭到反弹后第一时间支支吾吾,声称“关于政审是媒体记者写错了。我们叫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

不过这种归罪记者的解释很难服人,而且这一解释倒是充分地包涵了“政审”的意思。连向来被指“大五毛”的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都说了人话,发微博挖苦:“别让记者背黑锅吧”,“恳请中国记协关注一下此事,看看重庆日报的记者把‘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理解为政审,算不算‘写错了’”

事件未了之下,重庆市教育考试院11月9日凌晨在其官网上发布“关于普通高校招生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有关信息的说明”。说明称:将普通高校招生要求中对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为“政审”是不规范、不准确的。

对此,法广评论称,为什么不规范,不准确?不管是“政审”也好,还是“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也好,两者都将结论分“合格”与“不合格”两类,根据官方规定,“思想政治品德考核”不合格者不能被录取。愈辩愈丑,很难说“政审”与“思想政治品德考核”有多大区别。

重庆市教育考试院此前的首次回应中,还搬出教育部,声称,重庆市按照中共教育部的文件,对考生施行思想政治考核,并要求高等学校“不录取思想政治考核不合格的考生”,多年来没有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的《高等教育法》是1999年1月1日施行的,本来里面关于学生的入学权利只有一条,“公民依法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也就是说,接受高等教育的唯一条件,是中国公民就可以了。但中共教育部从2000年开始,在《关于做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就明文规定,要求对考生进行“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直到2018年从未间断。而中共教育部还列出了算作“思想政治不合格”的几种情况,包括考生“反对四项基本原则或参加邪教组织;扰乱社会治安”等。

值得注意的是,2000年是江泽民主政,当时主管教育的则是被指为江泽民情妇的陈至立。陈至立在“六四”前就与江在上海演绎了一段政治“生死恋”,被认为是与江关系最铁的情妇。江泽民和情妇陈至立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及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后,在官方教育体系增列所谓“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的始作俑者。

对此,11月8日,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表示:教育部不是立法机构,它没有权力修改或增加任何条件。教育部增列条文对考生进行所谓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实际上违反了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属违宪规定。

横河表示,这属于思想罪,因为当局可能根据需要,随时改变标准,最终每个人都是潜在受害者。

他认为最可能被侵犯的群体,排第一位的就是宗教信仰团体,在过去20年当中,主要是法轮功群体。还有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甚至连访民都很难逃出这样的黑手,因为访民被治安处罚的太多了。

横河还指出,中共虽然字面宣称只考察考生个人情况,但在现实中,株连式“政审”仍在进行。他举例,几年前安徽民主人士张林的女儿安妮,受到她父亲牵连,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过去19年当中,有无数的法轮功学员的子女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

时评人士郑中原认为,重庆“政审”风波背后,并非是某一特定官员的“毒”,从根本上说是中共之毒,只是这一次相关官员可能中毒深些被党利用得得心应手。中共邪恶专制之毒从来都没有变,只是有时出于缓解政权危机的需要,将套在人民身上的绳索放松一些,待感到需要强化控制时就会再度收紧,这就是所谓的向左转或向右转,无论在经济层面还是政治层面都一样。所以,只有解体中共才能永久让人民获得自由发展的空间,否则,你想不到哪一天它渗透在社会各领域的毒性突然又发作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