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为贸易战解套:两个最大障碍 不说人话(组图)

2018-08-20 12:32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分管文宣的现任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左)和前中宣部长刘奇葆(右)。
分管文宣的现任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左)和前中宣部长刘奇葆(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8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共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即将率团访美之际,有关贸易战的中方策略再度引起讨论,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称,他支持给中方牵头人刘鹤赋权减压,但中美谈判的最大障碍却是来自不说人话的中共外宣外交部。

贺江兵:中共外交和外宣是最大麻烦制造者

贺江兵8月20日在香港《苹果日报》撰文称,现在中美贸易战有积极的信号,不过,也有消极的动作。近日多家美媒称,中美有望在11月之前就中美贸易战达成协议,在11月,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分别有两次会面机会,11月也是美国中期选举之际,川普现在和将来最重要的工作是帮忙共和党助选。而对贸易战友好解决的不利因素也有很多。最主要的方面有两个:一个是国内外的所谓主流媒体和中共官媒;一个是中共的外交系统。西方的主流媒体都是逢川普必反。

文章提到,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最初率团到美国谈判,中共官媒、自媒体纷纷跟风炒作所谓“不平等条约”,以致刘鹤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之下根本不敢签署协议。最严重的是共青团官方微博把刘鹤跟美国的谈判与大清代表团做了图片对比,言下之意,刘鹤如果签署了协议就是“卖国贼”李鸿章。

最不可思议的是中共外交系统,在川普发推要制裁伊朗之际,中方宣布跟伊朗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当川普准备解决中兴问题的时候,外交部宣布伊朗总统访华,最后,川普加码罚款才最终解决。现在,美国对土耳其制裁加码。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又在18日应约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之前,中国工商银行给土耳其发放了30多亿美元的贷款。

贺江兵说,中国的外交是美国制裁谁,中方就明里暗里支持谁。川普和其团队又不儍,中国的外交和文宣是中美谈判最大的麻烦制造者。

贺江兵认为,中共商务部副部长将率团访美,为中美贸易战最终解决扫清障碍,而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共官媒和外交。在赋予刘鹤有中美贸易战最终裁判权、决定权的同时,也要为刘鹤团队减压,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媒体报道真实的贸易战,不能达成协议对中国经济的伤害,让中共官媒说人话。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共宣传部门成批评焦点 传要为贸易战背锅

今年3月以来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不断升级,曾经被中宣系统造势大力宣传的“厉害了,我的国”、“中国或是最大赢家”,以及“中国制造2025”等民粹观念,因为中美贸易战的现实倒逼,在民意中遭到强烈反弹。

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前,曾有台湾媒体刊登社论,引述中共“圈内人士”的话说,王岐山、刘鹤、汪洋等务实派深知国力疲惫,不堪一战。但“不谙实务的党务大员”和“居心叵测的保守派”极力鼓吹民族主义情绪,鼓吹与美国开战。

在中美关税战7月6日开打当天,有多名匿名中共官员罕见借港媒专访就贸易战发声。他们一致将贸易战责任推给中共党内部分官员和党媒,认为党内高层有人曲解习中央意图做出不当判断发出不当宣传指令。

路透社日前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共内部出现分裂,认为中共高层出现明显误判局势,才导致贸易战升级。习近平的助手王沪宁成为针对的目标,“他因宣传不当和过度夸大中国的实力,陷入麻烦。”

此前,国新办主任蒋建国被免职后,中共新华社又遭到巡视组批评。香港《南华早报》报导引述分析认为,蒋建国被免或因宣传部门过度吹嘘中国崛起,这一战略错误,必须有人负责。

两名消息人士对港媒称,中共正在调整宣传和网络领导层,以确保外宣符合当局的路线。不过报导援引分析人士说,中共现在改变宣传口径可能太晚了。

恐慌经济崩盘?传中方瞄准美国中期选举

早前流传的〈应定刘鹤为“一尊”〉一文写到“贸易战如果两个月内不解决,经济将直接进入崩盘模式”。

为什么是两个月?贺江兵前述文章认为是因为11月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中国在该次选举之前解决可能对中方有利,如果拖到选战之后,势必对中方严重不利。

文章说,如果川普的共和党赢了,其团队明显对打贸易战更加坚定;而假如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川普肯定会将失利的原因归咎于中方,把他的票仓打坏了。依照川普性格,更会加重加快对中国贸易制裁,甚至全面升级。

不过,他认为即使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胜出,也肯定不会放松对华制裁。因为现在把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基本上是美国左中右的全面共识。

香港《苹果日报》8月16日刊发李平的文章也指出,在北戴河会议后,北京当局仍维持了习近平既定的对美贸易战基调,以“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说明习当局静待其变,相信美国11月中期选举后,川普会受到更大国内压力而减轻贸易战对中国的打击。

《大纪元》18日引述美国马里兰信息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恒青和贺江兵类似的观点表示,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其它问题上虽有分歧,但是在对中共贸易争端的处理中,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是一致的。比如美国众议院于7月26日以359票对54票表决《国防授权法》过关,参议院8月1日也以87票对10票通过该法案,这展现美国两党对抗中共的心是一致的。

谈判官员降级 中美谈判难看好

8月16日,中共商务部宣布,中共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拟于8月下旬率团访美,与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牵头的团队,就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华尔街日报》随后引述消息称,谈判定于22至23日举行。

对于这次派出低规格代表团赴美会谈,外界专家意见纷纭,但大抵认为泄露涉及贸易战前景玄机。

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顾问曾复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美贸易战已经升高到政治性议题,双方领导人和高级别政治人物,都面临政治压力和风险。所以在没有十分把握之前,都尽量都不出手,这样可以保护自己。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则认为,双方代表团的级别都不高,可能只是做个姿态,向外界表明我们愿意谈判,有可能达成协议,仅此而已。

《华尔街日报》16日引述消息称,这次中美经贸磋商只是试探性会谈,如果进展不顺利,双方可以挽回颜面。彭博社同日分析称,经济学家们这次对话都没有抱太多期望。

美国马里兰信息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恒青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派了一个副部长,因为“跟人家(美国)说行贿的这种话,派一个副部级的官员,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实际上是试探,看到底美国的底线在哪、能不能接受、给你多少好处你能接受。”

他说:“他们最后一定要求,你千万别发公报,千万别把真话说出来,你少说点,我们实际多给点都行。我估计他们过来就是谈这个。但这种话要让刘鹤来说不适合,就得派一个低阶的官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