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财结怨!中共秘密出兵抗美援越内幕(图)

2016-08-26 03:00 作者: 蔡咏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秘密出兵三十二万人“援越抗美”。(网络图片)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共以大量金钱武器物资与人力支持中南半岛左派武装夺权。越战实为美与中苏之战,越柬变成杀戮战场,生灵涂炭,迄无反省。

越战是继韩战后,东西方冷战两集团再一次交手,中共援越抗美,为主角之一,但出兵越南却是秘密的。直到八、九十年代才有一些数据透露中共援越的一些内幕,但对于介入更深,受越战波及的高棉战争,中共至今讳莫如深,有关资料很少,似乎要与当初扶持的赤柬划清界限。

慷人民之慨 中共援越两百多亿美元

据大陆官方公开的资料,自五十年代开始到一九七八年,中共对越南的全部军事和经济援助费用,按当时的币值达两百多亿美元,相当于八、九十年代中共军队四年的军费总开支或中国十余年的教育经费。而这两百多亿美元百分之九十八是无偿援助。当时毛泽东的指示是,“无条件地满足越方的要求”。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秘密出兵亚热丛林-援越抗美纪事》一书说,“为了把武器装备迅速运送越南南方解放军,我们拨出巨额款项,开辟到达越南南方的运输线,建设秘密港口。每年中国还提供成千上万美元外汇,供越南南方解放阵线作为国际活动经费。”

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越南经济》对中国的两百亿美元的援越经费开列了详细清单,指其中包括足够装备陆海空军二百多万人的轻重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品;成百个生产企业和修配厂;三亿多米布匹;三万多辆汽车;几百公里铁路以及全部铁轨、机车和车厢;五百多万吨粮食;二百多万吨汽油;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以及几亿美元的现金外汇等。

中国大陆出版的所有关于援越的书籍都强调中国援越的巨大和无私,指出中国是穷国,人民生活不富裕,是勒紧了裤带来“支持越南人民”。

中共援越的运输线即越战期间著名的“胡志明小道”,这条起自北越,绕道老挝和高棉丛林的山地小道,是突破美国对北越的封锁,由中共苏联向南越共产党游击队源源不断输送军火和军需品的补给线。

一个小小的越南能够在战场上与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纠缠十三年,使美国深陷于越战泥沼,中苏两国大量的输血是很重要原因。在这十三年中,美国用尽一切方式力图封锁越南,但始终末能奏效。

在一九六五年前中共援助越南的物资百分之七十五靠海上秘密运输,当时中国的海南岛有两个专用军港作援越物资的中途站,同时中国还将北部湾(旧名东京湾)中一个中国小岛──白龙尾岛让与北越军驻守,作为北越的军需基地以瞒过美国的空袭。一九六六年美国加强了对北部湾的海上封锁,中国援越的秘密海上运输线被破坏。于是中国使用大量外汇将援越物资以国际海运的形式,用插着中国国旗的货轮一艘艘地运送到高棉的西哈努克港,再转运南越。而同时则动用外汇将原仅为山间羊肠小道的胡志明小道拓宽为可以行驶中国解放牌大卡车的运输大道。北越军队后来也是经此道,大批进入南越与美军作战。因装备弹药的供之不竭,北越军队与美军长期周旋,到最后甚至能与美军进行大亲模机动作战。可以说若无中国的援助,越战连一年也挨不下去。

视人命为儿戏 中共派兵三十二万人援越抗美

中国正式出兵到越南是一九六五年。一九六4年北越在北部湾海域袭击了游弋的美国军舰,此为著名的“北部湾事件”(原称东京湾事件)。越战因此升级,美国开始大规模轰炸北越。北越告急,向中苏两国求救。一九六五年四月越共领袖黎笋率团访问中国,向中共提出了派兵的要求。从该年六月开始,中共军队改穿北越军服秘密出关,大批开赴越南。到一九七三年美军撤离越南时,中共先后共出兵三十二万人,最高峰时派驻越南南北中共军队有十七万人。为了保密,所有援越中共军人虽然穿着北越军服,但一律被禁止进入有大使馆和外国记者的北越首都河内。中国工兵则换穿蓝色民工服装。

中国军队在越南的任务主要是:防守。后勤和工程。防守方面,主要担负北越重要铁路枢纽和工业基地的高射炮高射机枪防空。导弹防空则由苏联负责。由于中苏担负起北越防空的重任,北越军队才能开赴南越作战。中国防空部队曾击落一千多架美机。由于中国是秘密参战,每次有美机击落,明明是中国防空兵的功劳,但当时中共都要装模作样发电祝贺越南人民抗美打胜仗。

此外中国驻越部队几乎承担了越共载争系统所有工程。运输、供给和保障工作,包括胡志明小道的拓宽和运输,并在中国云南和广西扩建了后勤机构。

八年内,中国军人伤四千二百人,死一千一百人。为了保密,死者骸骨都末能运回家乡安葬,全部埋葬在越南土地上。

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帮助越共在一九七五年实现一统江山的野心,但讽刺的是四年后当年的生死战友却兵戎相见,不少当年援越的军人再次进军越南。这次不是打“美帝”,而是教训“忘恩负义”的越南小兄弟。

其实就是在援越蜜月期,越南对比自己强大的紧邻中国已有戒心,比如只准中共高炮部队参与空防,而将更重要的导弹空防交与苏联。中越之间的关系颇类似中苏及越南赤柬间的关系,这几个共产党虽然都讲马克思国际主义,实质只认霸权主义与民族主义,大的总想控制小的,小的一旦羽翼丰满,便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最后革命战友闹到你死我活。

支持赤共武装夺权和大清洗

中南半岛三国越高寮全部卷入越战,寮国即老挝,中共也曾派兵,除支持寮共夺权,也维持胡志明小道老挝段的军事运输。

在中苏公开分歧后,东南亚共党也发生分歧,越共亲苏,赤柬头子波尔布特亲中共,是狂热的毛派份子。据资料证实,波两布特至少三次到北京“取经”。第一次是一九六五年,波尔布特经胡志明小道到中国朝圣三个月,受到很大启发,回国后对柬共进行改组,将原来的革命工人党改名为柬埔寨共产党,并仿中共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建立革命根据地。

一九六八年一月柬共正式成立“柬埔寨革命军”,推行武装夺取政权计划,该年波尔布特再次秘密访华。大陆资料说他受到包括四人帮张舂桥、姚文元在内的许多中国领导人接见。此行正值文革红卫兵运动高潮,波尔布特参观大庆、大寨后满载而归,毛路线的样板供他后来在高棉夺取政权后青胜于蓝地炒作毛式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

波尔布特第三次访华是一九七零年高棉亲美右派军人朗诺发动政变后。

越战爆发后,西哈努克夹在冷战两方最初貌似中立,左右逢源,后又倒向中越苏一方,借出高棉港口和土地为越共使用,亲美军人朗诺不满,在一九七O年三月十八日趁西哈努克访苏之机,在美国支持下发动政变,建立亲美反越右翼政府。西哈努克在北京宣布成立流亡政府,三位西哈努克的前政敌,赤柬人物乔森潘、符宁和胡荣被接纳入阁,其中乔森潘任国防大臣,掌军权。西哈努克手下并无一兵一卒,这实际上是让赤柬武装从地下走上前台,打着西哈努克旗号争取民心,武装夺权。

这个让赤柬武装合法化的行动是中国和越南一手策划的。中共军人作家王爰飞所作(波尔布特)一书说,在西哈努克从莫斯科抵北京的第二天,波尔布特和北越总理范文同就赶到了北京。在中共与西哈努克协商成立流亡政府期间,波尔布特始终末露面,西哈努克甚至不如波尔布特的存在,但波尔布特却了解筹组流亡政府的整个过程,而且波尔布特时任柬共武装部队总司令,乔森潘不过是他在流亡政府的代理人。显见西哈努克表面在中国享尽尊荣,实际上寄人篱下,任人摆布,完全是傀儡。

随后波尔布特又经胡志明小道回国,(波尔布特)一书说,波尔布特“第一次真切地感到,执掌柬埔寨命运的大权,终于成为现实的可能。”

越战实为一场代理人战争

柬共武装一九六八年成立,实际是个空架子,当时柬共中央军区仅四个警卫战士而已,到六九年底也只有三千多人,但到一九七五年攻占金边之前,已发展成为“装备精良、作战勇猛”的近八万人武装力量。这种脱胎换骨的转变完全是得益于越共和中共的扶持。

王贤根着《援越抗美实录》(济南出版社)说,仅在高棉流亡政府成立当年,中国就“援助波尔布特三万人的武器装备,经过越南转交”。法国学者萨基。索恩(SergeThion)一九七二年秘密赴赤柬根据地采访,发现有组织的赤柬军队的武器是清一色的中国AK-47冲锋枪。

在军事上越共对赤柬的支援更大,赤柬夺取政权后,与越共关系急转直下,其中有两国历史上的民族矛盾,也有中苏对立的影响,因此当赤柬与越南发生武力冲突后,当时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布热津靳基认为是一场“代理人战争”,也因此一九七九牛元月越军攻占金边,二月中国即出兵到越南为赤柬解困。此后中共一直赤柬军事和经济上的支持,直到一九九一年十月包括赤柬在内的高棉四大派签署达成全国和解的巴黎协议,中国对赤柬的援助才告一段落。九二年联合国因赤柬抵制和解,决议制裁赤柬,十五个理事国只有中共一国弃权。因涉及赤柬滥杀罪行,相信中共扶持赤柬尚有许多内情未公开。

向东南亚革命输出三百亿美元在中国的支持下革命成功,越南南方解放了,金边被攻占,北京召开了盛大的庆功会。但结果怎样?原来自由的越南南方被一道铁幕阻隔于自由世界之外,千百万越南人民投奔怒海,越南华侨遭到大清洗,南越的经济也一落千丈,至今未能恢复“解放”前的繁荣。赤柬夺取政权后,更师法中共,大开杀戒,死者二百万,将一个美丽的佛国变成恐怖的人间炼狱。输出革命,就是输出灾难。今天,中南半岛战争的硝烟已息,但战争为这片土地带来的浩劫至今伤痕处处,触目可惊。战争中三国人民的创伤可能永难愈合。回首这段历史,鼓吹反帝反修输出革命,直接介入中南半岛战争,甚至扶持赤柬的中国共产党要负很大一部份责任。

但我翻阅了有关中国介入中南半岛战争,林林总总的回忆录或纪实时,令人吃惊的是,面对今天已大白于天下的惨痛真相,这些作者几乎无人对当年中国的责任哪怕有一点稍微象样的反省和自责,他们的字里行间仍充斥着过时的革命豪情,以及对中共所谓的国际主义牺牲精神的洋洋自得。大概最悔恨的是越南辜负了中国。似乎只要越南仍和中国同志加兄弟,中国的支持就是值得的。对历史教训之缺乏反省,对生灵涂炭之麻木不仁,莫此为甚。

中国为这场结局惨痛的越战付出了两百亿美元的代价。据估计,如包括支持泰共、缅共、马共等东南亚共党在内,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在东南亚输出革命共消耗了国库约三百亿美元,这些都是亿万中国人多年贫穷受苦积累的。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