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董事长法国拍照摔死 疑点重重(组图)

2018-07-19 00:15 作者: 黎小葵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王健离奇死亡引发外界质疑(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7月18日讯】中国海航集团(HNA)前董事长王健,7月3日上午11时许在法国普罗旺斯观光期间离奇死亡,目前虽然警方已认定​​为意外事件,但其真正死因受到外界质疑。

事发地点附近教堂工作的神父就怀疑地说,“怎么能想像到,一位57岁的男人,这样跳来跳去?这种(说法)完全是瞎编。”

王健拍照摔死 法媒记者还原情景

“57岁的中国富豪王健遇难后,其遗体于8日离开法国,但不是回到中国,而是转往他夫人所生活的地方——美国。”本月9日一早,法国华裔记者张竹林,收到普罗旺斯记者拉根(Aurélie Lagain)的这则消息。拉根也是在第一时间发布王健遇难消息的人。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法国《世界报》的消息指,发生悲剧的当天,王健和他的同行者们前往普罗旺斯的奔牛村旅行。 10时55分,《普罗旺斯报》(La Provence)跑花边新闻的女记者法哈拉德(Mélanie Ferhallad),接到当地救护队发来的资讯,“一位中国游客坠落遇难”。法哈拉德将这条资讯提供给了她一名距离奔牛村最近的同事帕伯莱斯(Jean-Luc Parpaleix)。


王健是在村内的Rue du Castelas路,离小教堂不远的地方跌落(谷歌截图)

近中午12时,帕伯莱斯驱车抵达事故现场。此时,救护人员已经证实王健抢救无效死亡。现场留有几名员警守卫。

帕伯莱斯在事故现场徘徊了一个多小时,希望拍下事故现场的照片作为日后资料或数据。但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法国警方禁止其对尸体拍照。帕伯莱斯也说, “我到的时候,遗体已经被盖起,即便警方同意,我们媒体上也不能发尸体照片。”
 
根据帕伯莱斯的描述,当时他没有见到与死者同行的人,也没有看到中国人的面孔。而他应该也是在王健遇难后最初两个小时内,抵达现场的唯一记者。

帕伯莱斯说,因为当时他不确定死者身份,所以他发布的新闻是“一位中国游客因拍照而坠落身亡”。

然而,次日法新社发布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意外死亡的消息;与此同时,海航集团的讣告也开始在社交网络疯狂传播。讣告上写着: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

此时,法国地方记者们才恍然大悟。


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意外死亡(网络图片)

由于王健身份特殊,当地不少媒体随后进行跟踪报导。

跟踪此新闻的媒体“Vaucluse Matin”记者杜阿(Riad Doua)表示,7月5日,阿维尼翁的共和国检察官居玛斯(Philippe Guémas)证实,王健死因没有可疑之处。因此,他在王健离世的最后一则报导中写道, “事发当日,王健试图拍当地全景照时,从一堵矮墙上滑倒,救护队到达现场时,已不能挽回悲剧发生。 ”


王健来到普罗旺斯奔牛村的小教堂附近(谷歌截图)

但是,截止目前,关于王健怎样不慎失足从14米高处跌落身亡?在法国媒体中,至少就有三个版本。这些报导都是从负责调查此案的警方人员,或从王健在法国的朋友那里获悉。在这些信息中,唯一一个共同点是,王健当时的目的是为站到一堵1.5米到1.7米高的围墙上拍照。


法国媒体透露王建死因更多细节(网络图片)

王健离世 死因版本多样

版本一:因为王健想拍摄奔牛村美景,王健用了助跑跳上1.5米到1.7美高的墙头,因不平衡而坠落。
 
不过,对于这种说法,事发当日唯一一位抵达现场的记者帕伯莱斯指出,“那种高度,用攀爬方式比较逻辑。如果是我,肯定是用爬,而非助跑着跳上去。”
 
版本二:王健从一堵1米高矮墙跳到1.5米到1.7米高的围墙上,因没站稳摔到围墙另外一侧——深达14米的石板台阶。
 
由于事发地点位于山坡上的奔牛村教堂背面,在教堂工作了3年的神父奥狄伯特(Hubert Audibert)指出,他对这种说法感到怀疑。

他说,“我们有看到过一些孩子们在那堵1米高一点的矮墙上玩耍,但从未看到过有人站到1.5米到1.7米高的那堵围墙上。”狄伯特反问,“你怎么能想像到一位57岁的男人这样跳来跳去?这种完全是瞎编。”他还说,事发时间若在11时,那应该会是游客众多的时段。

版本三:7月7日,《巴黎竞赛周刊》报导,“王健要求他的助手们帮助他攀上一面1米多高的矮墙,想在那里拍摄壮丽的奔牛村全景照。结果因失去平衡而坠落。”文章还写到:7月3日,王健对他的法国朋友和顾问维尔(Daniel Vial)说,“我想去看薰衣草,要在那里买一座城堡。”此次法国普罗旺斯旅游兼美食之行,也是由维尔组织安排。
 
参与报导此事件的《巴黎竞赛周刊》记者法伊伦(Loïcia Fouillen)事后表示,对于王健的死外界流传多种死因,他为核实情况,特意找到维尔询问,但“他告诉我的就是王健的助理们现场看到的情况,”还说“有人想要他的命,这点站不住脚。”法伊伦说,她得到的资讯只有这些。

7月13日,法国《世界报》致电阿维尼翁的共和国检察官居玛斯(Philippe Guémas),试图找出真正答案。不过,居玛斯表示,该案目前尚未结案,他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法国神父忆述葬礼 王健妻儿均到场

法国地方媒体“Le Dauphiné”记者皮耶里(Jean-Xavier PIERI),也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导。他在报导中写到:王健结束巴黎的工作后,前往普罗旺斯地区,并邀请了海航集团在法国的4名中国员工(合作者)同行,以及一名当地中文女导游。

王健离世的次日,奔牛村教堂唯一的神父狄伯特,接到一通电话,对方问他是否能接受在他的教堂中,为一名中国佛教徒举行佛教超渡典礼。神父考虑了一下,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狄伯特描述典礼当日,“死者的夫人和他们的儿子,都全身黑色,尤其是他的夫人痛不欲生,始终双手捂脸在哭泣”,他说,由于王健遗孀从隐私方面有顾虑,因此要求教堂内的其他人员,及一名普罗旺斯报女记者离开现场。教堂内最终剩下10余人,除王健遗孀和他的孩子外,还包括4名中国人。

尽管王健当地的朋友,安排了佛教仪式,但僧人因故最终并未到场,佛教仪式最终也未能进行。神父狄伯特回忆说,“所以我就念了一首诗。大意就是:当船只出航的时候,它离开此岸,到彼岸去。代表,从此生到彼生。”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