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85岁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的母亲今年已八十五岁高龄,修炼法轮大法整整二十年。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整天病病歪歪,她有肾炎、气管炎、神经衰弱,还经常用手捂着胃,可能有胃病。这样她就得不断的吃药。

我们兄妹五人,七口之家,生活非常困难。我很羡慕那些有零食吃的小朋友,天天盼着过年,因为过年能吃到饺子、猪肉,能穿上一年里仅有的一套新衣裳,还能吃到糖和一、两个苹果。

另外,端午节那天我们每人能分到二个鸡蛋。每到端午节,母亲会挨个问每个孩子分到的鸡蛋想怎么吃?可以煮、可以炒、可以蒸鸡蛋糕、也可以卧鸡蛋吃。各人吃法不同,母亲会拖着病痛的身体非常精心的给大家把鸡蛋做好。母亲虽然体弱多病,却非常爱自己的孩子,从来不打骂我们,家里虽然经济困难,可我们拥有家庭的温暖。

多灾多难的大半生

我十岁那年,家里最小的妹妹降生了,与此同时母亲又得了青光眼,母亲没有奶水喂养小妹,每天靠牛奶喂养小妹。黑心的奶农把牛奶兑了三分之二的水,小妹吃不饱,经常饿的全身抽搐,瘫在大姐的怀里。本来就非常困难的家庭更加困难,哪还有钱给母亲治青光眼病?不医治就面临眼瞎的可能。

就在走投无路之际,朋友给了一个偏方,说生喝牲畜苦胆能抑制青光眼的发展,从此父亲到处去讨要牲畜的苦胆,母亲再用清水将苦胆喝下,母亲说每次喝下苦胆整整一天、甚至第二天早上嘴里都是苦的,因为人间最苦莫过于黄连苦胆。政府每月给各家供应二斤白糖得给小妹喝奶用,也没钱买糖块,母亲就这么吃苦中之苦。

喝苦胆保住了母亲的眼睛,但是过多的苦胆严重的伤害了母亲的胃,胃粘膜基本没有了,不停的胃疼,每天吃不吃饭都打嗝,次数很多而且声音非常大,会传出去很远,那个声音很像家里养的大鹅的叫声。为此走在路上,经常招来诧异的目光。我还小,很不懂事,母亲一打嗝,我就用哀求的语气和母亲说:“妈,你可别再打嗝了,太丢人了。”母亲经常呕胃酸,胃酸呕到脚面上竟然将黑色的大绒鞋面变成紫红色。

母亲五十多岁的时候,一次一只手杵到地上,手腕齐刷刷的折了。还有一次,她正在厨房做饭,一转身坐在地上,股骨头折了。经仔细检查,母亲得了重度骨质疏松症,说骨头里都是蜂窝眼儿。医生说像这种情况,一不小心就会瘫痪。

面对病魔缠身的母亲,全家人真象乌云压顶一样喘不过气来,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全家人共同照顾母亲,象买菜、洗澡等都由家人陪同,尽量减少闪失。

那时候的母亲脸上基本没有笑容,我好像不记得那时母亲的笑容是什么样。在我的记忆里,母亲经常住院,我们兄妹五人经常轮班在医院陪她。自从母亲患青光眼之后,父亲承担做饭的任务,我和姐姐负责家里其它家务,包括给家里人做棉衣、棉裤,那时姐姐十二岁,我十岁。

五十多年的烟瘾轻松戒掉

母亲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在她身上出现很多神迹。

母亲十一岁就开始抽烟了。六十五岁那年被确诊为骨质疏松症时,医生一再叮嘱母亲,一定要把烟戒掉,否则会更容易瘫痪。回到家里,母亲开始戒烟,一共戒了七天,每天白天忙忙碌碌还好,晚上烟瘾一上来根本不能睡觉,那真是抓心挠肝的难受,说骨头都痒痒。她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不忍心开灯,独自在屋地上走来走去,基本上是半宿不睡。

母亲很有毅力,一直坚持了七天七夜,本来瘦弱的身体更加瘦弱。父母的感情很好,从不吵架。父亲很心疼母亲,看到母亲痛苦的表情说:我看你实在是太难受了,你天天这样我的心都要被揪出来了,要不然你先抽一根烟,明天再戒还不行吗?父亲不会抽烟,也就不懂得戒烟的难处和道理才这样说的。母亲一听,像接到了指令一样,立即抽了起来。从此以后,她的烟瘾更大了,抽烟的数量比以前增加了一倍。母亲说:我再也没有勇气戒烟了,瘫痪就瘫痪吧,我认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母亲小心翼翼的在担惊受怕中活着。

谁都不会想到,就这样大的烟瘾,在母亲修炼法轮功的第五天就彻底戒掉了。

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后,有一天,七十五岁的母亲一个人在家。她看到刚买来的五十斤大米在床边的地上放着挺碍事,心想,要是能够把大米拿到椅子上就好了。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神通啊!于是用两只手抓着大米袋子两头儿的两个角,说了一声:“师父帮我!”两手一提,感觉没费吹灰之力就把五十斤大米拎到了椅子上。

遭遇车祸 安然无恙

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个早晨,下雨了,当时七十七岁的母亲和大姐去早市,刚走下马路牙子要过横道,一个女孩骑着电动车飞速驶来,可能因为雨天视线不好,一下子把母亲撞出三、四米远,趴在地上。女孩和车也摔倒在地,女孩从电动车下爬出来,都没站起来直接爬到母亲跟前,从后边一把把我母亲抱起来,眼泪“唰唰”往下掉。一声接一声的叫着:“大娘啊,都怨我呀!大娘啊,你快醒醒吧!大娘啊,我可怎么办哪,大娘啊……”她双手抱着母亲,一遍遍喊着、哭着、摇晃着。

不知晃了多久,母亲醒了,朦胧中问:“怎么了?”女孩见母亲醒来,又高兴、又着急的说:“大娘啊!我把你撞了,你咋样啊,咱们上医院吧。”母亲这时也清醒过来,对女孩说:“姑娘啊!你别害怕,大娘不讹你,大娘修炼法轮功,你走吧。”

女孩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母亲:“大娘,你说啥?”母亲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女孩说:“是真的吗?”当女孩知道母亲是真心话,马上站起身来头也没回,把电动车立起来,看到车把已经撞变形,不能骑了,只好推着车走了。

回到寝室,女孩打电话给她母亲,告诉她母亲发生的事。她母亲训斥她说:“你还是不是人哪,人家老太太被你撞了,你都没把人家扶起来,你就跑了,你夜里能睡着觉啊!咱家以前发生的事你忘了吗?”

原来女孩的姥姥八年前被汽车撞了,肇事司机逃逸,姥姥被撞后瘫痪至今。

女孩跟妈妈解释说:“我当时都蒙了,我怕她讹我,我以为她撞迷糊了,听她说不讹我,我怕她明白过来之后再讹我,我就走不了了,所以我就赶紧跑了。”女孩的母亲非常善良,说:“撞到了人家就该承担责任,你人跑掉了,良心能跑掉吗?”女孩深受触动,从第二天起,女孩每天早晨站在撞车的位置等着,因为那天她撞了我母亲的时候,听到一直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妈!妈!妈……”,因那天她光顾哭和摇晃我母亲了,根本就没看哭喊叫妈的人长得什么样。所以她就连续五天早晨站到那里,见到四、五十岁的女人就问:“大姐,我那天撞倒的老太太是你妈吗?”连续五天早晨不知问了多少个人,直到第五天才碰到我大姐。

女孩十分激动的说:“大姐呀,我妈说如果我找不到被撞的大娘就不用回家了。”女孩把那天离开我母亲后发生的事,告诉了我大姐。女孩买了很多礼品来到母亲家,看到母亲安然无恙非常高兴,一再说:对不起大娘,谢谢大娘对她的原谅。

母亲告诉她:“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不被撞死也得撞成瘫痪,因为我原来就患上了骨质疏松症,医生说:我摔个跟头都得瘫痪,何况是被电动车撞出那么远趴在地上呢。如果不是修炼大法,你把我撞倒了,我的儿女也不能饶你啊。所以你要感谢我的师父,是我的师父帮我们过了一个大劫。”

母亲又给女孩讲了很多大法真相,并劝她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

信师信法 父亲走过魔难

二零零三年夏的一天,父亲一个跟头栽倒在地,被送到了医院。医生说,父亲整个脑袋的右侧都被血栓堵死了,比较严重,只让躺着不让活动。父亲怕死,就非常配合医生,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到第二天早上,因父亲死死的躺着不动,眼皮已出现积水现象,而且医院通知要把父亲转到重症监护室。

母亲悟到:父亲是个修炼人,虽然不算精進,但也有师父管,怎么可以让医院管呢?怎么就不相信师父呢?她想父亲应该回家修炼。所以母亲一次次拒绝来自医生、护士的将父亲转到重症监护室的通知,母亲和大家商量让父亲出院,遭到亲属们的一致反对,说父亲的病实在是太重了,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医生拿着一份责任书说:如果不转到重症监护室出现危险谁负责?母亲斩钉截铁的说:“我负责。”

亲属们都很生气,母亲却像处理别人家里的事一样,镇定自若。因为母亲知道,这情况医院是治不好的,只有师父才能管修炼人。母亲非常清楚,父亲的病太重,如果相信医院,父亲必死无疑。当然不修炼的家人是不懂这一点的,没有其它选择的,只靠医院,自然不同意父亲出院。我们只好等待时机。

第三天清晨四点左右,趁别人都回家休息的时候,我和父亲、母亲、小妹聚在一起,切磋父亲出院的事。父亲由于修炼不够坚定,学法不多,开始坚持不出院。经过交流,明白了只有师父能救他,也就同意出院了。

一到家,我们立即在一起学法交流,父亲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精神抖擞,跟在医院时判若两人,我们用电话给所有知道父亲病情的亲人们打了电话,告诉他们父亲已经回到家,身体已经恢复健康。接到电话的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母亲坚定的正念颠覆了经历这事件的所有人的思维和想法,也震惊了很多人。

最近几年,母亲也经历了几次病业关,一次次有惊无险。母亲头几次消病业的时候,家里的常人有人劝母亲去医院,母亲都不去,告诉家人为什么;以后再有病业关时,没有人再劝母亲去医院,反而都会说:“赶紧学法发正念去吧!”

反迫害 营救亲人

我家包括直系亲属,原有十六人修炼法轮大法。由于中共邪党的疯狂迫害,大部分人都不敢修了,只有父母、我和小妹四人还在继续修炼。

在大法弟子被迫害初期,由于法理上不够清晰,又需要做证实法的事,所以姐妹们不断被绑架,在营救方面父母付出了太多辛苦。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小妹被市安全局警察绑架,父母亲和我们找遍市政府各相关部门,没人理睬我们,我们只好每天去市安全局要人。

安全局不让我们进门,我们就在安全局门外等着接待,经常是等一上午也没人理我们。十二月份是北方一年四季最冷的季节,也叫寒冬腊月,而且安全局就坐落在江边上,那真是寒风刺骨,穿再厚的棉鞋,在江边上站一会儿全身就会冻透,脚冻得像猫抓的一样疼。可母亲每次都不落,当时七十多岁的人了,真的很不容易,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母亲几乎每天都去。一个月后,四位同修被释放了。

在二零一二年,小妹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母亲到“六一零”讲真相要人,母亲对那个主任说:“看你的年龄和我儿子差不多少,你长得这么英俊,怎么看你也不像个做坏事的人哪!”主任说:“我干什么坏事了?”母亲说:“你抓大法弟子就是干坏事啊。很多人都知道‘六一零’是死亡职位,你别干了,你再干就白瞎了你妈给你的这个身体和样貌了。”

在小妹被关洗脑班期间,母亲白天晚上都在营救中。后来小妹被送到省洗脑班,母亲又跟到省洗脑班。去省洗脑班交通很不方便,母亲就两三天去一次,母亲每次去都要求放人。洗脑班的头头最后没办法,只好让母亲和小妹离十几米远隔着玻璃远远的看了一眼。洗脑班头头说: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半个月后,小妹又被转到外县洗脑班,母亲又跟到外县洗脑班去要求放人,一直到小妹被释放回家。

婆媳和好

修炼前母亲跟我的嫂子有矛盾。修炼后母亲就想:不管儿媳妇有多少毛病都不应该跟她计较,两人的关系不溶洽自己也有责任。以后不论哪方面,母亲尽量满足儿媳妇的要求,以弥补曾经对儿媳妇的亏欠。母亲向嫂子诚心诚意的道歉。按母亲以前的个性是绝对做不到的。母亲说:修大法了,对谁都要好,师父说“修炼人没有敌人”[1],我一定要让儿媳妇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

母亲的诚意逐渐的感动了嫂子,嫂子也在变,特别是父亲去世后,嫂子主动把母亲接到自己家里住了一周,嫂子对母亲百般照顾,问寒问暖,每顿饭都细心调理,有汤有菜、有稀有干、有荤有素,母亲吃的可口开心,只一周的时间,就看到母亲的脸比来时有光泽而且还胖了。母亲第一次感受到被儿媳妇孝敬的尊贵和荣耀,母亲不止一次的和亲戚朋友说:没有法轮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儿媳妇,让我这个天天抱怨儿媳妇的恶婆婆感受到了当一个好婆婆的荣幸和自豪。

从那以后,逢年过节我们经常在一起聚餐,嫂子总是亲自下厨。嫂子说,结婚三十多年,从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现在太幸福了,这都是大法给咱们家带来的。嫂子不止一次在酒桌上对四个妹夫说:“有了法轮功才有了咱家的今天。我们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母亲也经常感慨的说,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功,到死都不知道和儿媳妇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婆媳三十二年的恩怨在大法修炼中得到善解。

在喜迎十九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和师尊华诞之际,弟子恭祝师尊生日快乐!普天同庆同贺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六周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