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薄西山刘云山(下)(图)

2016-03-09 10:45 作者: 劳复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6年03月08日讯】(接上文

涂抹诀

红朝的宣传口叫真理部,也叫化妆部,也叫形象设计部。“形象”、“塑造”这是CCP的官员们都重视的,长什么样真的无所谓,宣传部门给你整整,一个形象就出来了。

我辈都在红朝长大的,这几个词看得太熟了,以至于感觉很正常,回头看,你好好为人为官,用得着专门弄个人站在旁边敲锣打鼓说你是好人吗。

删改诀

胡温时代政令不出中南海,头号大佬只好接受采访、不经宣传口径直通过党媒发表文章的办法,让自己的政改意见传播一点出来,到媒体播报的时候,有些句子就没有了,有些意思就不一样了。哪怕你是温相,也得服。

12年3月薄熙来落马之后,温家宝在《求是》发表过一篇政改的文章,原文中曾有大量的篇幅,痛批薄熙来和周永康,结果各大媒体转载时,文章被大幅删减。

温家宝还有一些观点,如除涉及国家和商业秘密和个人私隐,一切讯息都应向社会召开;再如互联网上的很多传说,并不是甚么谣言,相反当局的很多说法才是谎言和谣言等等。这些观点只能在《求是》上露露面而已啦。

习近平上来了也一样,照样删。

2014年9月5日中共新华网发“习近平在全国人大成立60周年大会上讲话”通稿。漏掉了其中一句话。第二天习阵营《财新网》发了讲话全文,并在标题下面导语栏目特别点明被过滤字眼,“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不就是”依宪”吗?这几个字,想不通为什么要删除吧。

宣传口近几年的好玩事太多了,写不过来,有兴趣看戏的自己上网看吧,你来我往有趣的很呢。

宣传口之作为

刘常委执掌的宣传口之作为,大张旗鼓有目共睹的:

薛蛮子嫖娼——栽赃

法轮功自焚——捏造

删改领导人话语——歪曲

封帖删文章——捂人嘴

重大事故赞救援——转移视线

临时工造成事故——推责

我红朝的礼部,担负着教化国民重责的宣传口,昭章这些下三滥,在潜移默化中玷污国人思想,劣化国人道德,这便是宣传口的教化之功。

品德低下的礼部,只能带着世风江河日下

窥一斑而见全豹,看看央视大火之后,全国各地有多少事故是临时工被追责,就知道宣传口之罪了,再推开去想,天朝越来越“坦然接受權利被侵犯”的大众,“暴行日益被接受”的社會……

还有芮成钢和央视后宫——淫乱能出头。

上行下效,于是红朝一级级官员以无情人为耻;天朝美女,以做“X奶”为荣;天朝百姓,跟样学样。

礼部尚书刘云山,该当什么罪?

铁杆江家军

水工江泽民肯定是很满意刘常委的。刘常委运作了一个美国人为水工江泽民出传记,是英文的,那人叫库恩,是个投资家,事情的结果是库恩变身作家,老江变身“美女”,刘云山变身刘常委。

方便面也不用说的,当年方便面掌控政法口,但凡刘云山封得稍微不严实一点,能作威作福这么多年而一点不为人所知啊。投桃报李,方便面的地盘四川,成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都是刘家公子的囊中之物。

薄不厚也是兄弟,胡温时代,薄不厚的“唱红打黑”温家宝反对、胡锦涛冷淡,刘云山去过重庆声援,宣传口的支持,那个强啊。好玩的是网上还留着些,比如这个——2009年11月,刘云山在江西与红歌手和现场观众合唱红歌时说:“红歌会唱响大江南北,现在在全国影响很大。红歌体现了先进文化的方向。红歌要永远唱下去,唱得更响更远,更有力量。”网上流传过一张方便面和薄不厚的政变组阁名单中,后来被封了,名单里刘云山的职务是中纪委书记。

到沟沟里去了吧。

刘常委财路

CCP的官,各有各的财路,宣传口这一块,自己没有钱,但左右前后都是钱。于是,他做点什么就是钱,不做点什么也是钱。

你有丑事他不报,他就来钱了;你需要形象更美好一些的时候,他给你宣一宣,他又来钱了,到美容店打理打理还要付美容费呢,是吧。

我的同学,打拼了多年,混了个电视台台长,总嚷嚷投错了胎进了宣传口,水清见底。其实不是啦,级别低的呢,那就得听上边的,中宣部天天有命令,那个不能报,这个要多宣传,全国的媒体都得听。宣传口到了一定级别,那就厉害了,某个人的美或丑、某件事情的扁或园,都由它决定,下面都得跟着这个口径说话。

那时习大大刚上位,这边说着“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声音还没落地呢,那边批宪政的文章就出来了,到底咋回事,只有当事者和目击者明白。习大大是伪君子还是独裁者,你们自己猜吧。这就是宣传口的厉害啊。

这个咱不管,讲点其它的,2008年的“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发生,死了70人,416人受伤,口碑极差的铁道部再一次陷入唾沫中。事发一个月后,中宣部传真文件发到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媒体不得报道铁路撞车、翻车事件,要多报道正面的。

摆平这事儿,当时的铁道部长刘志军花了多少钱?请刘云山吃一顿饭,饭后送上的礼金单就是千万元。

刘志军有个小姘,从没有生产资质民营企业采购了一批铁轨给济南铁路局,铁轨的质量不达标,“4•28”以前就造成过车辆出轨。不过幸好出轨的是货车,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媒体的眼睛再盯下去,太多的事都要翻出来了,不行,刹车!

山西官场在王岐山的手里落马了多少官员,有目共睹,腐败到了什么程度也不用说了,知情人你告吧,省政府官员参股矿山?没关系,矿难不断?没关系。找刘云山疏通疏通,请他把媒体教育教育,宣传部再下一个文给中央媒体:近一年内不要报道山西问题,多宣传中部崛起的正面内容。于是全国都安静了。

疏通当然是要花钱的,多少?几千万。

封口费、消灾费、美言费……

贴点中宣部管不到的媒体报出来的消息:

今天(12月27日)晚间,财经报纸《21世纪经济报道》的产经版的编辑在微博上抱怨说,“说件狗血的事情,(就算)违规,我也要说,今天关于蒙牛的禁令不是一条,是两条!”

他描述说,第一条禁令说“不让炒作”,于是,该报自然而然的认为,“可以报道”;第二条禁令才是(完全)禁止报道。于是,“我版面上的稿子从改好,到被撤、做调整,连发两道(金牌),以为我是岳飞呐!”

他透露,中宣部今天晚间发出的第二条关于蒙牛的报道指令内容是,再次重申,关于蒙牛乳品事件,除了国家权威部门发布的消息外,其他来源包括自采消息一律不报道不评论,请严格遵照实行。

很快,他的微薄不明原因地被删除。据记者了解,除了该报外,全国不少媒体都陆续收到禁止继续报道此事的禁令。

有兴趣的读者自己去查。

还有:“蒙牛、伊利利用广告投放和中宣部内蒙人的关系,两种渠道操纵媒体,不让大众看到其负面新闻。”据她的描述,这两家奶业巨头,虽然互为对手,但却都能掌控宣传机器。“如果拿广告搞不定,就通过搞定个别人假传‘圣旨’什么……真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中宣部内蒙人”,咱国人的敏感词应对之道,水平真不是盖的。

虎父无犬子

金融大亨刘乐飞是刘家公子,证金界人人皆知,外界很少人知。

2011年《财富》杂志发布“亚洲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领袖”,刘乐飞排名22位,是其中最年轻的上榜人士,年龄38岁。

22岁,1995年人民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本科毕业生,刘乐飞进入国家财政部综合司,很快升为副处长。

25岁,任国家冶金部中冶安顺达实业总公司副总经理,同时兼任首创证券公司执行董事。

31岁成为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管理总部总经理,并兼任北京银河投资顾问公司总经理。

33岁,成为中国人寿首席投资执行官,2004年至2008年任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投资执行官兼投资管理部总经理。

2008年12月,自立门户出任当年6月成立的中信产业基金董事长兼CEO。

到2011年,他任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并担任中信证券董事、副董事长,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劳复多年前在中国人寿买过一笔保险,还指着它满期还款呢,咋一见到港媒报出的刘公子的情况,很心惊,再一想就转过弯来了,没什么匪夷所思的,财经专家满朝都是,刘大公子只有一个,专业素养、经验都不算什么,“最具影响力”才是关键所在。

中国人寿首席投资官,这是个什么概念?5000亿保险资产的投资运用,国内再无可与之匹敌的了。

33岁,本科生,英文烂——别害怕,他还真不会失手。他怎么会失手?

不过,已是中信证券董事、副董事长的刘公子去年失手了。去年的股灾,李克强从国库里拿出白花花的银两,让中信作为大本营“救灾”,结果钱花了灾依然,活生生上演了一出“无间道”,救灾的钱流到了救灾队员的关系户口袋里,中信被抓了十几个人,刘公子没被抓,如今刘公子的各种职务几乎都被卸干净了,护照证件上交了,在规定时间内要去有关部门报到,未经中共中纪委、中组部和公安部三个部门共同批准,无论因公因私理由都不能出境。

刘家水多深

刘夫人李素芳,小学毕业,曾任内蒙古驻京办书记、民航总局机关党委副书记,已退休。刘常委夫妇膝下另有一子,名刘乐亭。

“王侯将相,宁有种呼?”有。刘常委这个小儿子,听说也很了得,管着刘家在内蒙的家业。但劳复没怎么看到过对他的介绍。

刘家在内蒙的运作,从刘常委进京早已风生水起了。只要是个中国人都知道伊利股份,刘家拥有多少它的法人股?据说价值数亿。金宇集团也是刘家地盘之一,这个是生物科技加房地产概念,也是大手笔。还有煤矿、钼矿等等也是财源,总之是活水源源不断来。

刘夫人有个干儿子,叫车峰,上市公司“数字王国”的实际控制人。他是原天津市长戴相龙家的驸马爷,常住香港。也是个富可敌国的人物。车峰去年6月回来探望岳母,在北京被抓。

干儿子和亲儿子是密友,关系好到车峰的私人飞机刘家人能经常动用,比如到欧洲看个球赛之类的,车峰的飞机一飞,也就那么几个小时。比到国内都方便。一年也就是用那么三十来次。

车峰的事,案情漏出来的很少,太严实了,苗头很是不妙。刘家在里面的水有多深,得慢慢等分晓了。

眼看着习近平的心腹进驻宣传口了,眼看着习近平巡视三大媒体了,眼看着日薄西山了……几年前劳复就等着看宣传口的戏,等了几年,快要揭幕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