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望族后裔揭江泽民汉奸家风老底(组图)


扬州名门望族后裔卞世传揭江泽民家族老底。
扬州名门望族后裔卞世传揭江泽民家族老底。(图片来源:大纪元)

【看中国2018年7月19日讯】继大陆学者吕加平公开揭露江泽民“两奸两假问题”后,江泽民的出生地扬州的民族英雄卞宝书后裔(来孙)卞世传近日接受海外媒体独家专访,揭露江泽民家族“判国养家”的汉奸家风和“出卖国土”的老底,并指江家公然伪造历史,呼吁公审江泽民。

据《大纪元》7月16日报导,扬州卞氏家族是“八大望族”之一。当年卞宝书任沧州知州、兼清廷夷务委员。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天津战区期间,卞宝书受钦差大臣桂良的推荐,参与1858年6月签订《中俄天津条约》的具体谈判,以坚定意志和灵活务实的谈判技巧,达成了对中国最有利的条款,既没有向外国割地,也没有赔款,而只是开放了诸多国内港口。

卞宝书因在谈判中恪守民族尊严,捍卫领土完整,获清咸丰帝的谕旨表彰。

卞宝书在清同治年间建造的7000多平方米的宅院,祖谱中为“忠贞榴瑞堂”,卞氏家族当时也是扬州清末民国初年的“八大望族”之一,曾与晚清的四大重臣中的李鸿章、张之洞结成儿女亲家。


卞宝书是当时《天津条约》早期的谈判者之一,获清咸丰帝的表彰。(图片来源:大纪元)

江家族的扬州陈列馆伪造历史并推“叛国养家”论

今年已经六十多岁的卞世传介绍,自己是扬州英雄卞宝书的来孙。他向记者揭露江泽民家族的扬州陈列馆伪造历史并推“叛国养家”论。

卞世传说,卞家跟江泽民家族在扬州虽不沾亲但也带“故”,卞世传的小爷卞璟(卞宝书的四曾孙)还是江泽民叔父江上青当年参加的抗日组织“江文团”的顶头上司。

据悉,扬州有一个“江上青史料陈列馆”,是由原扬州市委书记、现江苏省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燕文经办的。

卞世传在“江上青史料陈列馆”内发现江泽民不仅多处伪造历史,还在这个陈列馆内高调纪念他当日本大汉奸的父亲江世俊(江冠千)。

陈列馆内,在“江山青家庭成员表”的边上悬挂了江世俊的巨幅照片,成员表底下则以江世俊七弟江树峰作为江家族的代表对江世俊当年成为汉奸写了这样一段话:“我很佩服长兄(江世俊)所具有的远大理想和广阔胸怀,赞赏长兄那样能够理解弟弟们的心事,支持弟弟们的进步行为;我也常常体谅到长兄的决定意味着他将挑起更重的家庭担子,做出更大的牺牲。”

卞世传表示,当年汪精卫跟日本人合作建立了以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为名的傀儡政权,江冠千担任伪政权的宣传部副部长,这在扬州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投敌变节、卖身投靠、接受日寇经济资助的行为,被形容为‘挑起更重的家庭担子’而‘叛国养家’,为家族‘做出更大牺牲’,这是江汉奸家风中所遵循投机主义、实用主义、利己主义、金钱至上的厚黑学价值体系。他佩服其大哥江世俊当汉奸所具有‘大东亚共荣圈’的远大理想和卖国主义广阔胸怀?”

卞传书表示,同为扬州的两个家族,江泽民家族父子两代都是汉奸,江在上世纪50年代留学苏联时,被苏联女特务克拉娃勾引、策反成为间谍,出卖国家利益。江当政时,为了避免丑行败露又疯狂地与其它相邻国家签署一系列卖国条约,极大损害了中华民族的利益。

他说,他们卞氏家族的先人卞宝书在战争年代并且国运最弱的清政府时,坚持捍卫国家的领土、拒绝向俄割让领土。“江泽民却在和平时期并且俄国实力最衰竭之际签署出卖国家核心利益的系列条约,尤为令人痛恨。江泽民的卖国行径,是有着忠贞爱国传统的卞氏家族不能答应的,也是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所坚决不能允许的。”

有关江泽民的汉奸身世和卖国行径,最早被中国学者吕加平公开披露。吕加平于2009年12月5日发实名公开信揭江“二奸二假”问题,他揭露江泽民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江还是苏俄奸细,效力于克格勃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这是两奸;江泽民是一个冒充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同时他冒充中共所谓“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子弟,这为两假。

吕加平也因此于次年9月失踪,后被判10年。他被关了5年多后于2015年2月17日以健康原因“取保候审”获释。

而卞世传所写的大量揭露江家的文章,从2014年起在家族网站“忠贞榴瑞堂前”上公开发表,不少在海外网站转发及社交媒体上流传。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愿意为江泽民出头找他“喝茶”、给他“麻烦”。

这个家族网站一度被封杀,后来获解封,但揭露江罪行的文章被删除。

另外,在前述“江上青史料陈列馆”内,卞世传发现关于“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简称“江文团”)排名这段抗日组织史也被窜改,当时的团长卞璟排到了第三位,位列江上青的后面。

卞世传质疑“为什么不按照当年‘江文团’已有的组织内容排序?!”

扬州市委曾编辑的《烽火征程写春秋》中,曾有描写卞璟担当江文团团长的情况及活动内容,从侧面证实江家族伪造历史。

卞世传表示,陈立馆中的“唤起民众千里救亡”单元,江泽民也以无耻卑鄙的偷梁换柱形式,将江上青列为组织和领导“江文团”的第一人,篡改扬州抗日史。公然剔除团长卞璟在抗日历史意义的作用。侵犯了卞氏家族的声誉权和族格。


“江上青史料陈列馆”中的“江文团”排名,将主席兼团长卞璟排到第三,并且是在江上青的后面。(图片来源:大纪元)

中共建政后卞氏家族祖宅遭霸占卞家后裔被逼自杀

卞氏家族的祖居大宅院由其后裔完整地保留下来。但在共产党建政后,当地扬州政府和消防队强行霸占了这个宅院,割了不到300平方米地方给了当时留守卞家老宅看护院子的四位卞宝书的后裔。


卞宝书长孙卞斌孙在卞府 “小松隐阁”花园题词“观鱼乐”,尚留存在扬州广陵路消防队院内的墙壁上。(图片来源:大纪元)

当时因为慑于中共的暴政与时局的黑暗,卞宝书后裔对老宅被强占不敢提出任何异议,而且卞宝书的很多后裔在外地和国外,对此也鞭长莫及。

1989年,占用他们宅院的扬州武警消防支队向扬州市土地局申报这块地所有权时写道:“支队二中队,所有土地没有批交手续,属历史遗留问题”,“政府分给消防联合会使用的,当时在联合会的人都故世,详细情况无法查清。”

为此,卞氏家族对于49年后政府强占、捋夺、分割民族护疆英雄卞宝书宅院的土地登记证,要求现扬州市政府、扬州市法院予以撤销,并重新确定权属问题。

1991年卞世传的姑姑,也就是卞宝书的玄孙卞家琦受到当地房产部门的压力,要求她跟消防队及邻居互相签字,发给他们房产证。他姑姑不肯签,她打电话问卞世传父亲,也说不给签。他姑姑是一个一生都没有结婚的孤寡老太,后来在跟房地产部门交涉过程中,被气得上吊自杀。


卞宝书后人卞家琦老太因护卫家族祖宅被土地管理局最后逼得愤然自尽。(图片来源:大纪元)

但老人的死,并没有能阻挡当局侵吞他们的祖业,1995年,扬州的消防队在没有批交手续的情况下得到房产证,从非法霸占转身成为“合法”持有者。

今年4月8日,扬州广陵区消防队组织的工程队开始拆除卞宝书宅院的遗留建筑,进行扩建改造。围墙上还贴着“扬州市区建设工程项目规划”公示牌。


扬州规划局拟批准在卞宝书宅院内进行广陵区消防站改扩建工程项目,并贴出这个规划公示牌。(图片来源:大纪元)

卞传书他们多次找相关部门要求停工,都没有任何结果,消防宅院内的建筑物已被夷为平地。


施工队已拆除了广陵区消防队院内(原卞宝书宅院)所有的全部建筑。(图片来源:大纪元)

不过卞传书最后对记者表示,现在要回老宅已经不是目的了。他呼吁习近平在江泽民有生之年公审江的罪行,这对中国社会解决“依法治国、收复国土、重拾信仰”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