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攻大陆只唱不做?四种谎言到此为止(组图)

2018-08-13 09:18 作者: 徐荣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反攻大陆只唱不做?谎言流言岂能淹没那段慷慨悲壮的历史?
反攻大陆只唱不做?谎言流言岂能淹没那段慷慨悲壮的历史?(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人说反攻大陆是虚幌一招,只唱不做;有人说胡宗南将军是匪谍;有人说李弥将军在金三角当了毒枭;有人说泰北反共孤军被抛弃……这许多的谎言流言,岂能淹没那段慷慨悲壮的历史?不容青史尽成灰!

胡宗南的浙江反共救国军

1950年后,浙江省外海的大陈岛是国府所能控制的纬度最高,也是距离北京最近的地方。

为了“反攻”大陆,也是为了雪耻,胡宗南奉派在大陈岛亲自指挥大大小小的“反攻”作战。

孔令晟将军曾说:“光是1951年胡宗南将军率领江浙人民反共救国军就反攻大陆93次,一度攻入浙闽交界之南镇。”

1951年胡宗南将军率领江浙人民反共救国军反攻大陆93次。
1951年胡宗南将军率领江浙人民反共救国军反攻大陆93次。(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浙江“反共救国军”突击队员陈和贵说,有一次胡宗南带着他爬上大陈岛的一座山丘。胡宗南站在山颠,默默看着大陆的方向无尽感慨,很长一段时间后,胡宗南小声的道:“要是我死了能葬在这里就好了。起码,这里能看到大陆。”

1960年,65岁的胡宗南被蒋公任命为战略顾问,胡宗南解下了调兵遣将的指挥权,也离开了他热爱的部队。在短暂享受天伦之乐后,胡宗南竟与世长辞。

胡宗南过世当天,蒋公对国军干部说:“胡宗南同志已经在今天去世了!他曾在调离大陈时写信给我说,今后我恐无死所了!但胡宗南同志已死于正气之列,不失为正命,可以瞑目于地下了。”

李弥的云南反共救国军

李弥将军曾率第八军从缅甸反攻云南。
李弥将军曾率第八军从缅甸反攻云南。(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李弥将军曾率第八军从缅甸反攻云南,一举攻占八九个县,那一段慷慨悲壮战事,却有太多的人不知道。

“(李弥)毅然到曼谷,复通过泰国警察总监乃炮的关系,从新进入云南边境,从事号召。不久各方来归,竟收容了不少健儿志士。同时王耀武前第二绥靖区的一些班底如王的参谋长,后任第七十七旅旅长的钱伯英,高级参谋长邱耀东,第七十三师师长王敬箴,山东田粮处处长郑希冉,有的还带了不少金钱,都参加了李弥的游击队。其余如陈诚的亲信李则芬,云南省党部主任委员裴存藩,都闻风来归。可以说人才济济,不减往昔。”(胡士方,《我所知道的李弥》)

“李弥将军奉先总统派兼为云南反共救国军总指挥职,亲抵原云南边区所属的卡瓦山地区,于猛撒深山建立总指挥部后,在我国防会议蒋副秘书长经国先生及安全局长郑介民将军督导下,先后派任六个副总指挥,即李文彬、邱开基、苏子文、吕国铨、李则芬、柳元麟,并以李文彬任滇西军区司令,李则芬兼任云南反共大学教育长,柳元麟兼任驻曼谷代表外,苏子文及吕国铨留总指挥部襄赞(邱开基随即调台)。复于各控制地区,分别成立若干纵队司令部,军威远播,一时纳入编组者逾五万人。”(李先庚,《滇缅游击忆往》)

“在游击前线,在游击基地的猛撒,真不知经过了:‘多少血汗多少泪,边荒苦战气簿天。’李弥将军不仅从不退缩,从不悲观,他一再的同我谈起:‘楚虽三户,尚可亡秦,我们拥有成千成万的家乡子弟兵,再加上有总统蒋公的英明领导,我们确有把握规复云南,进军西南而与国军会师于中原的,我们进军耿马,乃不过试探性措施,如一旦时机成熟,当可大举行动了。’”(李先庚,《我所钦佩的李弥将军》)

然而后来李弥部众声势浩大,又直接争取“美援”,中共亦向泰缅施压,在联合国的干预下,这支武力不得不在当时的情势下撤回台湾,只留下少数武力,由前第八军副军长柳元麟指挥。

撒拉大捷 段希文一战成名

“李弥将军返台后,军事由苏子文将军代理,党务由我代理,另成立云南省军政委员会,由我任常务委员,分理其事。经协调之后,苏子文仍坐镇猛撒,决由我亲往突围,除三天行程外,间道经米津、猛汉两战地,突围到蚌八千原反攻大学基地,动员所有正在训练的学生,组成突击指挥部,由我亲自督师,陪同段希文将军星夜赶赴指定地区,突击缅军,断其后路,而造成名闻中外的‘撒拉大捷’,也有报导为‘拉牛山大捷’的。

这一肉搏战,不仅把猛汉及米津的围解了,猛撒基地之围解了,尤为使缅甸政府惊奇的,他们的空军总司令座机,被我游击队击落,空军总司令及若干高级将领的葬身阵地,被我们俘获的官兵也达百人(经遵交还缅甸政府),阵亡的当然数不清了,战利品更不计其数!

更需值得一提的,这次战役,是历史上很难找到的一次以弱击强,以少击众,用徒手来对抗枪弹,富有斗智型的稀有战役,事后缅我都做成比对,缅甸用在这战场上的死伤员兵达万人,我们动员反攻大学的徒手员生,还不到一千人呢!难怪段希文是一战成名了。”(李先庚,《滇缅游击忆往》)

以少击众,用徒手来对抗枪弹,段希文一战成名。
以少击众,用徒手来对抗枪弹,段希文一战成名。(网络图片)

“后来,段希文部的不撤退,在国际瞩目下,变成永久性的不撤退。在泰北,尚有数万众的难民同胞,在整个滇缅交接达千里的山区,尚有数十万众反共的边疆民族,假定段希文部众一撤退,谁来做这精神领导呢,对历史将如何交代呢!”(李先庚,《滇缅游击忆往》)

段希文部留驻泰北,这其中的种种原因和故事,本文篇幅有限,不便详述,日后会专门介绍。单从泰王与中华民国的友好关系,以及泰北义民文史馆所书“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便可略知其中因由。

泰北义民文史馆,“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
泰北义民文史馆,“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网络图片)

在绝望当中还要继续奋斗!

“我就任陆战队第一旅旅长前,蒋公单独召见我,嘱咐‘练兵一定要尽量接近实战,国家存亡所寄啊!’”

“1962年10月,我应邀带队赴夏威夷参观美军太平洋舰队的两栖作战演习;1964年夏,我协助美海军陆战队第七远征队曼斯特中将拟订了中美联合登陆演习计划,在左营展开海空双钳突击,美方出动了航母,登陆部队则完全交给我指挥。蒋公亲临恒春观看演习,不久陆战队由两个旅扩充为两个师,蒋公令我出任第一师师长。这一切都是为了实施特种训练,准备对大陆东南沿海实施两栖突击任务。”

“1970至1972年我在蒋公身边担任侍卫长,每日奉命记录蒋公口头指示,在公文写上‘奉谕’二字,所以我知道他晚年醒里梦里都想的是反攻大陆。他有一句名言:‘在绝望当中还要继续奋斗!’”

“蒋公去世后两个月,经国先生指定我出任陆战队司令,要我‘在一至两年内整备好全体陆战队,在接到命令后就能够立即出动作战’,这些都是蒋公的遗命。”(胡志伟,《孔令晟将军访问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