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基辛格三会川普 建议“联俄制中”(图)


美媒:基辛格三会川普 建议“联俄制中”
美媒:基辛格三会川普 建议“联俄制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向美国总统川普建议,美国应该“联俄制中”,即与俄罗斯合作,遏制中共日益增长的权力与影响力。

据美媒《每日野兽》(Daily Beast)报导,五位知情人士称,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曾在2016年,美国总统交接期间,与川普举行的一系列私人会议,建议川普“联俄制中”。其潜在的战略是:将与俄罗斯以及该地区其他国家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一同阻止中共日益增长的权力与影响力。

这位曾经设计和建立外交策略,与中国建交,孤立苏联的前国务卿,向川普总统提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议。

其中一位消息来源说,现年95岁的基辛格还向白宫首席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提出了这个想法。

据白宫和国会山内部人士说,在政府内部,该建议已经被听进去了,川普的一些高级顾问,还有国务院官员、五角大楼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一些与莫斯科建立更密切关系以遏制北京的战略正在浮现。但川普总统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尊重引起了无数美国国内政治的烦扰,令这一想法变得复杂化。

对此,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均拒绝发表评论。基辛格的办公室没有回复《每日野兽》的置评请求。

事实上,基辛格的建议得到了“听众”的正面反应,他自2016年竞选以来,已经至少三次与川普会面。这证明了基辛格在政界高层中巨大的持久影响力,尽管基辛格的一些外交政策记录存在争议,包括战争罪的指控。这也反映了地缘政治关系在基辛格一生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然而,很少有人怀疑基辛格的才智和外交能力。在最受欢迎的时期,基辛格甚至被认为是性感的标志,他曾和女明星们约会,更有甚者还提出要修改宪法允许不在美国出生的人也可以做总统,好让基辛格参加竞选。

基辛格不被认为是对华的鹰派人物。众所周知,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直接联系。

基辛格对俄罗斯也不象一些人一样,得了“恐惧症”。多年来,他与普京会面了17次。基辛格一再主张在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建立更好的工作关系。基辛格上周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川普与普京峰会上说,“这是一场必须举行的会议。我已经提倡了好几年了。”他还对俄罗斯干预选举的目的表示怀疑,并促进了世界上最大核武器拥有国首脑之间更好的权力平衡。

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不仅仅是基辛格,川普圈内的各种人物都讨论了这项战略:不仅与俄罗斯,而且与日本、菲律宾、印度、中东国家,和其它国家保持广泛关系,运用国际平衡主导制衡中共的威胁。

这些消息人士说,自从成为总统以来,川普已经表现出不同的兴趣。但他对中国的实际态势仍难以界定。总统恭维该国的政治领导层,在关键的外交政策问题上与之合作,并采取了极具对抗性的贸易立场。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表示,他理解采取集体办法打击中共的想法,“我只是不认为俄罗斯目前在这方面发挥了作用。”

尽管如此,这方面的言论在美国官员中越来越多,即:中共已经构成威胁,需要采取全面战略来对抗这一威胁。在上周的阿斯彭安全论坛上,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称中国(中共)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面临的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重要的威胁”。中央情报局东亚代表团副助理主任迈克尔.柯林斯(Michael Collins)表示,称中国(中共)正在发动对美国的“冷战”。

“很明显,川普政府认为中国(中共)在崛起,在贸易问题上,它继续寻求主宰亚洲,建立一支可以挑战华盛顿的,拥有最先进武器的军队,以取代美国力量,它是头号国家安全挑战,”国家利益中心国防研究主任哈里.卡齐尼斯(Harry Kazianis)说。“我并不感到震惊,他们会认为俄罗斯是遏制中国(中共)崛起的潜在伙伴。”

也有专家表示,无论其动机如何,从理论上讲,联俄之中并非完全没有价值,但必须打破普京与习近平之间的伙伴关系。

“现在,中国(中共)和俄罗斯有着非常相似的世界观,他们相互强烈支持对方。我没有看到很多裂缝,”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俄罗斯与中国问题专家歌德斯坦(Lyle Goldstein)说。

曾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部工作过的阿比盖尔.格雷斯(Abigail Grace)表示,俄罗斯和中国经常在联合国安理会中寻求互补的议程,并相互支持。他说:“我不认为就中俄合作的程度,(联俄制中)必然符合美国的利益。”

不过,虽然莫斯科和北京关系密切,有许多战略目标,但它们之间存在着相对不信任的领域,包括中亚地区。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该地区取得了重大的经济和外交进展,其中包括中亚国家战略的关键部分。但俄罗斯认为该地区属于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虽然它没有妨碍习近平向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提出的建议,但尽管有中国的邀请,它还是拒绝加入这项倡议。

除了中亚之外,同样明显的是,凭借其巨大的经济和迅速扩张的军事野心,中共正处于大大超越替代俄罗斯的阶段。这可能迫使俄罗斯在其它地方寻求伙伴关系。

“从长远来看,(美国)政府相信莫斯科将把北京视为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这可能促进(俄罗斯)与美国建立和解关系,”一位接近白宫的消息人士表示。“但这还很遥远。”

“反向尼克松”战略还没有实施,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这只是地缘政治上的现实。

“中国是一个更大的长期战略挑战,”负责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约翰・鲁德(John Rood)在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说。“但在许多方面,由于俄罗斯政府所表现出的一些行为,俄罗斯核武库具有压倒性的威胁,因此俄罗斯(是美国)面临的更大近期威胁。”

俄罗斯有时是欧盟和美国的一个浮夸的敌人,寻求在西方盟国内部和之间播种破坏和分裂。它也是美国政治中极具破坏性的力量,雄心勃勃地试图让俄罗斯成为伙伴,帮助维护现有的国际体系,不合乎逻辑。

“目前,由于俄罗斯试图攻击我们的民主机构,并且仍然像乌克兰和叙利亚的流氓国家一样,美俄联盟针对中国(中共)的机会很小,”卡齐尼斯说。

“但要知道这一点:时间和环境可以改变思想,赢得人心。如果在7-10年内确实发生这种情况,我不会感到震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