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权不安维稳加码 中国多名律师被吊照(图)

2018-05-28 03:24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外界指,北京当局对维权律师采取的打压措施,应是反映了对政权不安的恐惧。
外界指,北京当局对维权律师采取的打压措施,应是反映了对政权不安的恐惧。(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5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从2015年“709事件”至今,中国维权律师一直是受压制的群体。在官方近期一边宣称“依法治国”,建立相关委员会的同时,一边却是多名律师面临被吊销执照。

知名维权律师谢燕益在自己律师证将被取消的听证会上,意外成为引发“香港记者采访被打”事件的当事人,他于24日发表退出中国律师的声明,表达他对中国法治环境的愤慨和失望。

还有李和平、杨金柱、文东海、张凯这些3年前“709案”的当事人或代理人,近期也都面临吊照或解聘。而早在今年1月,广东律师隋牧青已被吊销律师证。

中央社27日报导认为,当局对维权律师采取的打压措施,应是反映了一些恐惧。

报导援引一名执业25年的律师解读说,律师是揭穿“国王新衣”假象的人,一直以来在批判言论上也较为自由,因此本就不为当权者所喜,但真正让官方忌惮的,是律师加上草根维权者所代表的力量。

这位律师经手的案子种类繁多,横跨刑事辩护和商业领域,近年也受到官方打压维权律师之累,曾被限制出境。

发生于2015年的“709大抓捕”,最初起因是2015年5月,维权人士徐纯合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遭民警拦截,混乱中遭警察开枪射杀,当地警方事后拘留20多名到场声援的民众及律师,引发660名律师联署抗议。官方随后于同年7月9日起在境内展开连串逮捕自由派律师的行动,被称为“709事件”。

外界估计,至少有300多名维权人士、律师、律所工作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受到拘押盘问,多数被释放,但一部分仍被判刑。最后一名始终未认罪的律师王全璋,被捕至今超过1050天,仍未审理,而且音讯全无。

受访律师认为,“官方怕的是知识分子和草莽人士的结合。”因此同时拘捕了律师和草根维权者这两类人。现在官方对民间社会的态度已是“提前预防”,任何可能的反对或挑战势力,只要出现苗头就会被压制,哪怕官方可能是反应过度。这是因为对政权的不安全感,让维稳需求不断扩张。

对于从“709”的抓捕,到近日频繁采用吊销律师证的方式,受访律师说,这是官方压制策略的改变。被吊照后,如果这些人仍继续对抗当局,也可能再被抓捕,但因为不再具有律师身分,国外的律师权益团体就不会对此抗议。

而由于中国有多名维权律师被吊销执照,也牵连有关的律师事务所被强迫解散。一个多星期前被广西司法局注销律师证的广西律师覃永沛,24日就公开在网上向中国国家监察委举报司法部部长傅政华,指连串打压行动均由他亲自下令,谴责他滥权渎职。

今年3月任司法部长的傅政华,曾长期在中共政法委和公安系统任要职,担当了至少十多年中共“政治打手”,他也被认为是“709案”的主使者之一。上月已兼任所谓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覃永沛表示,有理由相信,自己和文东海,杨金柱等维权律师被除牌,以至709律师抓捕行动,这一切都是傅政华亲自下令。他谴责傅政华滥权渎职。

覃永沛被注销律师证后,由他担任主任的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也被南宁当局下令解散。

不过,百举鸣旗下律师陈家鸿怀疑向国家监察委举报傅政华能否扭转局面。他认为真正举报成功是很难的,基本上没有作用。当局肯定不会受理这案件。他并说已经作好心理准备,当局会因为举报信采取报复行动。

流亡美国的法律学者滕彪对中央社表示,当局的打压的真实目标是彻底消灭维权运动,中国境内的律师,“当然抗争还会继续,但维权运动已经陷入低谷,抗争风险在加大。”

已被吊证的隋牧青则对中央社表示,官方吊销、注销律师执业证,或祭出停业处罚,不仅是为了在律师界制造恐怖气氛,也确实是要清除一批当局眼中的顽固分子,达到律师普遍沉默、驯服的态势。

不过他认为,短期这可以达到让律师噤声的效果,但是时间稍长就不可能压得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