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六)(图)

2017-10-30 00: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十六回 见遗像感激涕零 托寻人兄妹情深

大家忙了二个多月,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灾民,救灾的事情胜利结束。三府上上下下近千人开了一个盛大的庆功宴。每人奖励了三两银子,一套锦缎衣料,人人喜气洋洋,三府皆大欢喜。一切又归于正常。大门前的大棚子拆了,藏书阁开放了,学堂开学了。就在拆粥棚的那天,良玉他们也载誉而归。

回来的当天晚上,良玉和紫娟就到了宝玉黛玉的住处,后面跟着一个丫头,拎着紫色缎子包裹到了房间。紫娟小声对丫头说:“放在桌子上,你找姐妹们玩去吧。”丫头高兴地拉着黛玉房中的雪儿出了门。房中只剩下他们两对夫妻,黛玉打量着良玉说:“你这两个月清减许多,是不是太累,太忙了。碧华怎么没来?”良玉说:“她母亲有恙,今晚去元帅府了。我这两个月很忙,是有些累,虽然瘦了些,但精神很好。我这次回来,买了三大箱礼物,每府一箱。他们明天就会送来。我单为你们送来了十分贵重的东西,怕他们弄坏了,所以连夜亲自送来。”

四人都围拢过来,只见良玉小心地把包裹打开,里面是两个精致的方盒子,打开盒盖,剥掉了几层细纱布,露出了二个画轴。黛玉望见两个展开的画轴,先是一惊,接着流下泪来。宝玉望着画轴,又看看黛玉,问良玉:“这是姑姑,姑父的遗像吧?”黛玉说:“应该安放在林府的祠堂里,你怎么带到这里了?”良玉笑笑说:“傻妹妹,你哥会这么笨吗?我请了江南第一画师,用了整整两个月时间,让他临摹下来的,与原像丝毫不差。我想送你们金银珠宝,你们也不在乎,把父母的遗像请来,能朝夕相见,多么难得。”

黛玉忘情地扑到良玉跟前,抱着良玉的胳膊说:“我哥真好!只有哥最疼我,爱我,知我,有你这个哥哥,是我天大的福分!”良玉抚摸着黛玉的头发说:“有你这样的妹妹,才是我的最大荣耀,哥愿为妹妹做任何事情。好了,别撒娇了,那边还有一位最疼你,爱你,懂你的人。”黛玉转过头来望着宝玉,得意地说:“那当然!他是天下最好的夫君,我有幸得到他,幸福无比!”宝玉说:“你才是世上最好的妻子,得到你,就得到了整个世界。”紫娟笑了起来,说:“你们三个今天唱的是哪一出?一句递一句地互相吹捧,听得人肉麻。”黛玉说:“我们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哪里吹捧了?”紫娟说:“肺腑之言,这我信,但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了,怎么好意思说出口?”良玉听后,哈哈大笑,走到紫娟身边,从后面抱住了她,说:“看来,我家紫娟心里藏了不少这样的话,你要说出来,我这个夫君一定开心死了。”宝玉黛玉笑着望住紫娟,齐声说:“对!对!说出来!”“说出来!”紫娟脸儿绯红,说:“三个人,没一个正经的!”黛玉笑着说:“我们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叫不正经,你心里有,装着不说,是假正经!”紫娟说:“好了,我哪里说得过你们?”

四个人又说笑了一会。良玉说:“好久没见到我的两个外甥了,能抱来让我看看吗?”黛玉对屋外走廊上的一个丫头交代了几句。不一会,两个奶娘把两个孩子抱了过来,良玉把两个孩子一齐接了过来,两个孩子躺在良玉怀中,两只漆黑的大眼睛盯住良玉,一齐甜甜地笑了。良玉高兴极了:“真是一对妙人儿,个个粉装玉琢,眉清目秀,爱煞人也!喊舅舅!”黛玉说:“才七个多月,哪里会喊舅舅?”良玉望着宝黛二人,说:“今天说定了,以后这个女孩就是我家媳妇,这个男孩就是我家女婿,今天是几月几日,记下了。”黛玉说:“你真贪心,两个都要了去?”良玉说:“你不同意啊?我的两个孩子配不上啊?告诉你,我的那双儿女也如同玉人儿一般,人见人爱。”宝玉忙说:“哪里?我们高攀不上呢?”良玉说:“你这个雅士也说出如此庸俗的话来,什么高攀啊!低就啊!门当户对啊……我向来不管这些,我只看人。这两个小人儿,我是要定了。”紫娟说:“孩子们还小的很,你急什么?”良玉说:“不早点说定,就给别人抢走了。”

这日吃过晚饭,回到房间,黛玉躺在床上,宝玉过来,把她拉起来:“小懒虫!刚吃过饭,不能睡,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黛玉说:“我乏得很,你自己玩去吧!”“不行,快起来,咱们到园子里走走。”黛玉只好懒洋洋地起来,雪儿递过来两件披风,说:“天晚了,园子里风大。”二人穿上披风,手牵手进了大观园。到了湖边,二人惊叹起来,只见湖水更加清澈,沿岸的树林,有的金黄,有的鲜红,在夕阳照耀下,鲜亮晶莹。碧蓝的天空中,日月同辉,太阳就要西沉,东方的月亮已经挂上天空。地上的图画和湖中的图画互相映衬。黛玉说:“这才两个多月没进来,竟变了一个天地,大观园的秋色,竟如此惊艳!”宝玉说:“你要赖在床上,岂不辜负了这一片美景!”

两人信步走着,不一会到了凸凹馆,黛玉说:“到了这里,我就想到几年前,中秋月明之夜,全府的人在一起赏月吃月饼,我和湘云溜了出来,坐在湖边,望着明月,诗兴大发,两人联起诗来。后来不知妙玉从哪里冒了出来,把我俩请到翠栊庵,喝了茶,妙玉提起笔,一鼓作气,把我们的诗续完。如今不知她俩在何方?”

两人沉默了一会,信步走到了芍药园,黛玉忽然指着中间的一块长方形青石板,说:“宝玉,你还记得吗?那年湘云喝醉了,就在这青石上睡着了,满身落满了花瓣。”宝玉:“怎能忘?”黛玉问:“你说抄家时湘云被卖到南方的一个妓院?你还说过曾有人在杭州西湖的一个画舫上见她卖唱。”宝玉说:“那人只是说,那个卖唱的人很像湘云。”黛玉又问:“你说妙玉被盗贼劫了去?”宝玉说:“是的,关于她的下落有几种传说,一是说盗贼见她美貌,要糟蹋她,她宁死不从,盗贼一怒之下,把她杀了。第二种说法是,盗贼把她劫到贼船上,众贼轮番侮辱她,她乘众人不备,跳江而亡。第三种说法是有人把她从贼人手中救了出来,她如今在江南某一个尼姑庵中。”

黛玉说:“说起尼姑庵,我又想到了惜春妹妹,听说她出家了?”宝玉说;“是的,她在第二次抄家前就出家了,在翠栊庵中静修。一日听说前边府中被抄家,正闹得人仰马翻,所有的人都被抓了起来,她就趁乱从后门中逃跑了。有人说曾在江南某地见她捧钵化缘。”黛玉说:“又是江南,看来她三人全在江南。咱们为什么不到江南去找她们?”宝玉说:“找她们?谈何容易!江南如此之大,想找三个小女子,无异是大海捞针。”黛玉说:“咱们不试试,怎么知道就办不到呢?万一能找到,岂不更好,真要找不到的话,咱们也算尽了心了。”黛玉顿了一下,侧头望着宝玉,说:“当年你最爱她俩,如今我要找她俩,你却冷冷的。”宝玉一愣,说:“不是,不是,我是说--啊,你说我最爱她俩?我最爱的,一心一念牵挂的那个人是谁,你最明白。”黛玉笑问:“说真话,你当年就对她们没存非分之想,哪怕一闪念。”

宝玉一听,就扑过来要膈肢黛玉:“好!到现在你还吃醋,你这个小心眼,我叫你吃醋。”黛玉直往前跑,宝玉紧追,一把上前搂住了黛玉的腰:“我看你往哪里跑!”说着直胳肢黛玉腋下,两人笑成一团。这时两人忽然感到有人在看他们,急忙松了手。往上一看,只见路边站着三人,中间是良玉,左右是他的两位小娇妻。只见良玉双手背后,面容严肃,居高临下,显得伟岸而高大。良玉厉声一喝:“站住!”宝黛二人站定,低下了头。良玉说:“夫妻和美,也要分个场合,光天化日之下,嘻嘻哈哈,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这路上学生来来往往,让学生撞见,怎能为人师表!”黛玉忍住笑,说:“状元大人息怒,小女子知错了。”宝玉说:“大人就饶奴才这一回吧,奴才一定改,下不为例。”紫娟再也憋不住了,“噗哧”一声笑起来,说:“不知羞!还这一回,还下不为例,到底多少回了,我看你永远也改不了。”碧华则哈哈大笑:“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姐姐,姐夫这样有意思,我以后给你们玩,他们假正经。”良玉瞪了碧华一眼,袖子一拂,说了一声:“走!上学去。”碧华做了个鬼脸,跟着良玉走了。

宝黛望着他们的背影,黛玉忽然想起什么,大声喊:“哥,请留步!”良玉转过身来,往回走。黛玉三人在路边的一个亭子里坐下。良玉说:“有何事,快说,今天是我的那两位讲课,我要去听课呢!”黛玉说:“我想求你帮我找人。”于是把三人的情况讲了一遍。良玉说:“行,这个事交给我,江南很多城镇都有咱家的铺子。我找两个精明能干的人明察暗访。对了,你们把这三个人的样貌特征写下来,让他们印些‘寻人启事’,在各处张贴。你刚才说有位小姐在西湖画舫上?正好,杭州有咱家一个大钱庄,就在西湖边上。这钱庄有五位保安人员,我抽出两人,专门找人!”宝黛二人十分高兴,黛玉问:“何时开始呢?”良玉说:“明日就有铁骑队的人到京城来送信息。我把这事告诉他们,后天就能开始行动,你们明日午饭前把写的材料递到林府。”

“什么铁骑队?”黛玉问。良玉说:“你糊涂了?为了让南方北方的资讯迅速流通,你建议成立那么一支队伍,开封设了一个中转站。我们就叫它铁骑交通队。”黛玉一笑,说:“我明白了。”良玉说:“放心,妹妹托我帮的事,哥一定尽全力,我要上课去了,都迟到了。”大步流星往学堂赶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