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神游・楚汉篇】长乐宫前几秋风(图)

2017-08-20 01:41 作者: 紫凤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薄太后局部图。(图片来源:看中国)

题记:薄姬与吕雉,穷途时曾为阶下囚,腾达时贵为皇太后。然而吕雉深谋诡计,种下灭族之祸。薄姬淡泊处世,福寿两全。一位是机谋枉费,换得长陵起新冢;一位是淡如秋风,长乐宫前归去来。……

西元前二百多年的秦末,在魏地有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一位姓薄,一位姓吕。

薄姓女子的母亲是魏王宗室之女。秦朝一统后,魏国宗室早已落没,更不用说魏宗室的外戚旁枝。虽然家道中落,但薄母还是请来了当时天下闻名的女相师许负来为女儿相面,许负说此女当生天子,薄母闻言大喜。后来二世无道,群雄并起,魏国宗室亦起兵叛秦,公子魏豹被立为魏王,而薄女则因母亲是魏国宗室的关系被带入魏宫。

吕姓的女子,名雉,没有什么显赫的家势背景。只是她的父亲吕公十分精于相术。吕公说吕雉有大贵之相,常对吕雉的母亲说,要把吕雉嫁给贵人。不过吕公在魏地没有遇到贵人,却结了仇人,为了躲避仇家,吕公举家离开魏地,去投奔与他私交甚好的沛县县令。在沛地,吕公遇到了无产业,好大言,混迹市井的刘邦。令众人想不到的是,吕公一眼认定刘邦日后将贵,仅一面之缘就做主将吕雉嫁给了刘邦。

王妃与阶下囚 

西元前206年, 项羽大封天下,十八诸侯并立,此时的薄姬早已贵为魏王妃,而吕雉则因其夫刘邦被封为汉王亦得妻以夫贵。

不过,太平的日子并未就此到来。大秦虽然落幕,但楚汉相争的乱世又继踵而至。

西元前205年的仲夏,汉王刘邦在彭城被项羽打得惨败,吕雉被楚军掳走,成了随时可能被投之鼎镬的人质。而刘邦的盟友魏王豹也见风转舵。在这场楚汉间的争雄中,魏王豹做出了一个鲁莽的决定,趁刘邦新败,叛汉而去。魏豹这样做的原因却与薄姬有关。许负说薄姬当生天子,魏豹于是自认为天命属魏,何必依附刘邦,屈居人下。想不到,魏军转而即被汉军大将韩信平灭,魏豹本人也被活捉,薄姬则被送入汉营织室,魏国王妃一夜间成了织工与奴婢。

两个来自魏地的女子,生于民间,长于乱世,曾为阶下之囚,亦曾贵为王妃。她们的命运如此相仿,她们的轨迹若即若离。两年后,楚汉休兵,中分天下,薄姬与吕雉终于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在关中的栎阳汉宫。

原来薄姬在汉营做织工不久,即被刘邦收入后宫。只是这位薄姬,不仅相貌平常,既不能歌,亦不善舞,连性情也实在清淡,她喜读黄老之书,整日深居简出,如果没有人提到她的名字,刘邦甚至常常想不起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她的存在就像秋风,不那么温暖,亦不冷酷,有些许的冷清,却也不会作任何的改变。

至于吕雉,因楚汉休兵,才得放归。此时吕雉年纪渐长,常常留守,而随刘邦出征的则换成了另一位来自定陶的戚姬。戚姬长袖善舞,在前方的大帐中,空旷的沙场前,戚姬曳地的鲛绡,如雾如烟。

光阴荏苒,从栎阳宫到洛阳南宫,再到长乐宫,吕雉的跟前,早有儿子刘盈与女儿鲁元,薄姬的膝下也有了儿子刘恒,戚姬有了儿子如意。

薄姬与儿子刘恒依然生活在被遗忘的角落里。连封王时也是如此,刘恒被封代王,他注定要到那个偏远的常常被中朝遗忘的代地去。戚姬则常在刘邦耳边哭诉,请立自己的儿子如意为太子。吕雉则每每枯坐长乐宫中,满脑子挥之不去的是戚姬的巧笑,妒嫉如一棵毒草,在心中疯长,令她因嫉生恨,令她惴惴不安,令她想到夺权自保。


薄太后(图片来源:看中国)

福祸无门 惟人自召

妒嫉是一剂毒药,虽然更多时候,它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但如果适逢其时,也未必不是一段乱世肇端的因由。

西元前196年,吕雉谋害了汉朝第一功臣韩信,一个月后,又谋害了梁王彭越,继之逼反九江王英布。汉朝一统刚刚形成的太平之局被吕雉打破,一时间人人自危,叛乱迭起。而刘邦则在讨伐英布的战争中为流矢所中,数月而毙。

西元前195年的五月,太子登基,长乐宫中,吕雉听到未央宫传来群臣们山呼万岁的声音,此时她位极至尊,但心中多年蓄积的妒火却并未因此得以暂熄。

戚夫人持宠而骄,曾一心想让刘邦废太子,立如意,却为自己与儿子埋下了祸根。很快戚夫人被掖庭的人带走,狭长的永巷成了她的不归路。

而薄姬的宫中却静悄悄的,似乎永远不会被风浪波及。她就要跟随儿子代王恒去边远的代地。常常被人遗忘的薄姬此刻令众人羡慕不已。薄姬走了,简简单单的,如长乐宫高高的墙头上吹过的秋风。

在遥远的代国,薄姬被尊为薄太后,而她的生活却与在长安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每日焚香,敬读黄老。代王刘恒白天勤于国政,早晚前来请安,日日如此,寒暑不误。有时薄太后偶染微恙,刘恒则陪伴身边,亲自服侍,母子间俨如小户人家的温存。

七年后的一天,中朝传来孝惠帝驾崩的噩耗。天性仁弱的孝惠帝不满其母吕雉的妒嫉,更为她鸩杀如意、残彘戚姬的暴行而背负了巨大的罪恶感,不能自拔,仅仅二十三岁就在病塌之上撒手人寰。吕雉放声哀哭,却不明白是自己的妒嫉害死了孝惠。

长陵起新冢 长乐几秋风

孝惠帝走了,吕后依然执迷不悟,她临朝称制,握天下之权,却继续加害刘姓王。刘氏子弟的境遇每况愈下,而吕雉的晚景也越发有一种诡异的惨淡。特别是吕雉囚禁赵王刘友,使他活活饿死后,天上发生了日食,白昼昏如冥界。吕雉心知自己作恶太甚,不禁有些后怕,她望天而叹: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呀。第二年三月的上巳节,吕雉出宫举行除灾求福的祭祀,路过轵道时,忽然见到一个东西一闪即灭,状如苍狗。吕雉回宫后一病不起,命人卜之,云是赵王如意为崇,数月后吕雉病死,葬于长陵。吕雉一世诡谋深算,半生惶惶无终,到头来跑不出长陵高冢。更埋下了吕氏旋即灭族的祸根,殊为可叹。

西元前180年,当秋风再起的时候,薄太后从代地回到阔别已久的长安,回到了她熟悉的长乐宫。她凭栏望去,又见承霄之阙,光碧之堂,一切都与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此时,她的儿子刘恒已被拥立为当朝新天子,是为汉文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