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恩宠:陈良宇旧部临终前向我忏悔


【看中国2018年6月12日讯】近来我一直在上海一家医院陪护亲友,3周来每天在抢救室、观察室陪护亲友14—24小时。上海公安局静安分局在医院附近的宾馆开了一个套间房,供我和看管我的12个警方人员休息。

5月30日晚起,我的每小时动态向上海高层汇报,因六四到来。

为此医院的领导、医生、护士、安保、餐厅、病人以及病人家属都认识我这个神秘的人物,当他们问我是何人?我就叫他们打开手机、电脑点击我的名字,其结果我赢得几乎百分之九十人尊敬的眼光,许许多多人要与我攀谈。

与我亲属邻床的病人是陈良宇的旧部,我与他相处了十天,结果抢救无效去世了。他每天要与我攀谈越一小时,认为自己(我们)是畜生,你(郑恩宠)是好人。在他去世前的两小时,他的妻子到外买饭,要我照看一下。比我大一岁的陈良宇旧部要翻身,我帮他一下,他含泪要谢谢我,两小时后他就去世了,他的女儿在他去世后一小时赶到。

老先生最大政绩,是在上海黄浦区政府住宅办公室工作并负责了20年的大动迁工作,曾经在法庭上我们是对手。他认为自己在20年的动迁工作中,几乎天天晚上在宾馆、酒楼、娱乐场所大吃大喝,并给我报出20多种洋酒的名称。他的妻子也认为他是因大吃大喝搞坏了身体。老先生的上级是新黄浦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吴明烈,是他的好朋友,被判无期徒刑,陈良宇被判有期徒刑18年。

我得到了对手的尊敬,许多维权律师得知此消息向我祝福,认为一个人若被自己的对手,也包括政治上的对手和敌人的尊敬,是一个中国律师应有的素养。#

转载来源:古歌

*****

律师为中国法治进步的征战

发表于 2018年6月10日 编辑 凌, 江峰

——民生观察声援中国律师抗争

近几个月,中国律师祝圣武、王理干、王龙德、隋牧青、余文生、玉品健、覃永沛、程海、谢燕益、李和平、文东海、杨金柱等等纷纷遭到中国司法当局吊销律师执业证与撤销律所的处罚。律师介面对当局如此疯狂打压,依法奋起抗争,正汇聚成中国司法史上波澜壮阔的法治与人治、专制与民主、人权与党权的征战大潮,给中国法治进步的历史增添了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

综合各方消息可知,今年以来,中国司法部门接连对长期致力于推进中国人权与法治的律师展开吊照打压,使整个中国律师界陷入人人自危状态。在这种严酷的时刻,中国广大人权律师们没有退缩,而是凭借自身的法律专业,以法为矛,勇敢地与强权对垒,用提起资讯公开、公开举报、公开退出律师业、拒不与当局合作等方式,表达自己对中国司法当局的蔑视与抗争。

据“律师权益关注网”6月6日报导,文东海律师5月2号向湖南省司法厅提交了《资讯公开申请表》,就“2012年7月26日,一个叫王江川的当事人投诉湖南秦希燕律师违规收取王江川所在公司780万律师费,贵厅调查核实后确认情况属实,且2018年湖南省律师协会换届选举,秦希燕律师当选为湖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的有关情况要求公开信息;就“2018年元月份以来,贵厅组织召开了多次针对人权律师的会议”相关讨论与决定内容进行公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任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在担任公安部副部长期间,曾经直接主导办理了‘709’大案,十九大后傅政华担任了司法部部长”相关资讯进行公开。如此依法要求政府资讯公开,直指律协黑幕、司法厅充当迫害人权打手及人权恶棍傅政华的劣迹,将中国司法领域罪恶昭彰于世。虽然,湖南司法厅于近日作出“不属于资讯公开范围”与“你申请的政府资讯不存在”的回复来应付,但这不仅暴露了它们的无赖与无耻,同时为下一步司法抗争作了铺垫。与此同期,文东海律师还于5月24日正式向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民政厅提起了要求公开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律师协会会费的申请。显示出中国当代人权律师为推进中国人权法治的英勇战斗精神。

与文东海要求资讯公开相应的其他遭受吊照迫害的律师也奋起抗争: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主任覃永沛于5月24日通过网路媒体发出《举报傅政华涉嫌刑事犯罪》的公开信;5月23日,709律师谢燕益公开发表《退出中国律师声明》;而湖南律师杨金柱在5月14号接到省司法厅拟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告知书后的第二天,杨金柱在长沙中法门前怒摔律师证:“这个破律师证,杨金柱不要了,啪!”;北京律师李和平在4月25号收到市司法局书面通知,将吊销他的律师执照,听证会在5月17号举行,但李和平在16号发表声明说,已经没兴趣配合司法机关的这些假把式了,并拒绝出席。

这些遭受吊照迫害的人权律师们的抗争,从表面来看是个体孤立作战,但在今天中国草木皆兵的严酷环境中,在中国民主转型的大历史背景下,却自然地汇聚成了具有重大历史符号意义的合力。这一系列面对司法当局严酷打压而挺身迎应的举措,彰显著中国律师界的不屈抗争精神,也预报著中国律师队伍正成长为中国社会转型的中坚力量,正承当着迎战极权的重大使命。

纵观这些被吊证打压的律师,他们的共性就是信法、守法、较真。凡事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将法律当作生命来爱护与守护,当作最高权威来敬畏与遵从,并且确信法律是通往公平正义的正途。在他们眼里,除了法律没有其它可服从的权威与遵守的准则。这样他们没有政治偏见,不会充当政治的工具,更不会成为政治的打手。同时,因为对法律的信心而使他们拒绝与一切权力合作,更不会与权力勾兑。因此对一切执法部门与成员一概采取“法庭见”。如此一批对法律较真的律师,被世称为“死磕派”,这正是一个社会向法治转型所必需的中坚力量。

然而,这批只认法律的较真律师,却直接挑战着极权统治下的两大司法规则:其一、打破了共产极权信奉的背离法律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精神的马列主义的法律工具论。马列主义将法律定义为“法是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的由国家制定或认可并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规范体系。”这里统治阶级意志当然与公平正义无关。而较真的人权律师们追求的显然不是落实统治阶级意志,而是人类普世的公平正义,如此一来,事实上就触痛到极权统治的法律根基,动摇着极权统治的法理依据,就形成了阶级意志下的人治与现代公平正义原则下的法治的较量,进而变现成了现代民主人权与专制党权的较量;其二、挑战了极权之下公权私有化,公权私利化规则。阻碍了执法机构与个人以权谋私之途,破坏著律师与执法勾兑的潜规则,置司法腐败无容身之地。这样一来,较真的人权律师就砸了司法腐败队伍的受贿索贿的钱袋,必然激起极权司法团队的整体仇视,从而形成了现实的反腐与腐败的较量。在这种触痛极权根基与得罪司法整体下,人权律师被吊照迫害的本质就是落后的腐败的专制人治势力对文明的法治的人权民主势力的征剿。中国何去何从的问题事实上在这场吊证大战中摆明。

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就是法治与人权演进的历史,而律师无疑充当着这场文明演进的主力。而中华民族同根同源的台湾从威权向民主的转型历史,也力证了律师在其中的使命担当。今日中国大陆一批批人权律师的奋起抗争,正自发或自觉地承担着中华由专制人治向民主法治转型的使命。所以,面对那一批批被打压的律师及其他们相应作出的抗争,我们要放到历史的大视野中来看,来充分认识这些律师抗争的重大意义,从而形成社会对人权律师的强有力支援,使这种抗争持续下去并不断壮大。

对人权律师在中国文明转型中必将承担的重大使命,中共极权统治集团是有充分认识的,他们这次掀起对律师打压的狂潮决非偶然,而是长期的有预谋的按计划的施暴。因为早在2012年7月31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发表了一篇署名袁鹏的奇文——《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此文称:美国“以‘网路自由’为旗号,改变‘自上而下’推进民主自由的传统模式,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这事实就将“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列为极权重点打压的“新黑五类”。从近7年来中国不断掀起的镇压运动来看,完全就是遵循镇压“新黑五类”的路线图。由此可以肯定的是,这篇文章不是预言,而是对早已预谋的放风,也就是说早在2012年新中共统治集团上台前,中共极权统治集团已经拟订好了即将展开的对民间的疯狂打压,而以习近平为党魁的权力集团上台后只是忠实执行着既往江泽民、周永康等集团拟订的镇压路线。由此彰显著中共极权统治的邪恶与残酷。

面对中共当局为阻止中华民族迈向现代人权法治文明脚步的疯狂,律师及其一切有良知与正义的人士,一切期望步入文明人权法治坦途的人士,一切指望作一个真正的人而享有真正人权的人士,都应该勇敢地站起来,支持当下人权律师们的抗争,合力谴责声讨乃至挫败极权集团意图断送民族向文明转型的罪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