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口油船爆燃 恐引起可怕灾难?(组图)

原副标题:爆炸、毒气、凝析油泄露……无一不成灾难


【看中国2018年1月13日讯】目前东海依然没有进一步消息,所有信息都停留在1月7日早9点,我们无法推断自6号晚20点至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片死寂让我有了许多恐惧,根据现在得到的情况我只能做一些推测,故而我无法保障这篇回答的准确性,我也非常不希望这篇回答真的会变得准确又现实。

我们首先来梳理时间线。

1月7日凌晨,上海海事局突然发布中英文航行警告——“沪航警0030东海一船舶在长江口灯船东南约130海里处(概位:30-49.8N、124-52.2E)船舶着火希过往船舶注意避让加强搜寻”

根据周边船只上报,该海域疑似发生货轮相撞事故,一船起火,另一船失控,以5节左右速度绕圈漂航。远处渔船拍摄到了以下照片,火光冲天映红夜空,还有经过的其他国际船只拍摄了一段视频:

接到警报并做充分准备后,21:21分,驻泊在长江口的东海救101轮启航,23:27分,东海救117轮从舟山启航,23:24分,海巡01轮从上海外高桥启航,同一时间内,海警31240舰和数艘专业清污船赶往事发海域。

根据交通运输部披露消息,6日晚20时,满载16万吨级伊朗籍双壳油轮SANCHI轮与香港籍散货船CF CRYSTAL轮发生碰撞,CF CRYSTAL轮失控但不危及船只安全,人员皆以获救,SANCHI轮全船起火,32名船员全部失联,截止1月7日早9点,SANCHI轮依然漂浮在海面燃烧,且出现明显的右倾。

交通运输部介绍,除我国搜救力量外,韩国方面也排出一艘海警船、一架固定翼飞机和一架直升机参加救援,美国海军也排出P8A海神巡逻机参与救援。

根据英国劳氏(LRF)数据,SANCHI轮是由韩国现代重工07年开工建造、08年交付的高品质的双壳油轮,入级DNV,船长274米,满载16.4万吨。自上月从伊朗阿萨鲁耶起航后,停靠阿联酋豪尔法坎,18日再次启航,原定与7号中午到达韩国瑞山市大山港。事发时,该船正在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南帕斯服务,船上实载13.6万吨南帕斯凝析油,货主为韩国公司Hanwha Total Petrochemical。

以上就是事发之后所有的官方途径动态,目前依然没有更新的消息。

许多朋友会有一个疑惑,大海那么空旷,为什么两条船还能撞上?

从航行方向来看,SANCHI轮是北上前往韩国,而CF CRYSTAL轮是走大圆航线从日本北海道津轻海峡过来南下前往广东,由于20点正是远洋船只二副、三副换班时间,有人推测这其中可能存在一定的换班导致的操作失误的可能,但这样的大船上出现这样的操作失误可能性不大。

而另一种由航运从业者做出的推测可能更加接近事实:事发海域海况其实非常复杂,此地正是我国长江口、江外、舟山、舟外四大渔场交汇地带,渔业船只非常多,冬季多是拖网渔船,航速很慢且分布密集,而且航向飘忽不定。在信德海事公众号留言区,许多近日、甚至事发当晚走过该海域的远洋水手愤怒的提到,此地渔船很多,且为了护网随意更改航线,很可能给两条货轮带来了极大的规避隐患。

说完了事故动态,我们再来说说后续影响。

SANCHI轮所载的是南帕斯凝析油。凝析油是一种从凝析气田或油田伴生的天然气凝析出来的液相组分,又叫天然汽油,相关的介绍可以看@云舞空城的回答。根据舞大介绍,不同的地区、时代、环境里形成的烃源岩,会产生不同的非烃杂志组分,而南帕斯凝析油正是其中相对毒性较高的一种,根据上海海事PSC原检察官沈祥和老师介绍,“南帕斯凝析油(所含的极高的低分子硫醇硫)是一种强烈的神经毒素,中毒程度随(低分子硫醇硫)PPM增加而加深,0.5PPM气味可察觉,700PPM可致命”,搜救船必须从上风处接近,且由于火势剧烈,难以扑灭。(注:沈祥和原话为硫化氢,但翻阅资料发现南帕斯凝析油硫化氢含量处于平均水平,但低分子硫醇硫含量极高,其毒性与硫化氢类似,并使得南帕斯凝析油有浓重臭味)

此外,该船经过长时间燃烧,结构强度存在隐患,船舱内凝析油烧掉一部分后,舱内空间很容易造成这种挥发性极强的油气达到临界点进而发生爆炸。而目前事发海域已经出现大风涌浪,该船本来已经出现右侧倾斜,很容易出现翻覆。

无论是爆炸还是翻覆,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的凝析油泄露,由于SANCHI载的凝析油实在太多,虽然已经燃烧了2天,但如果泄露还是会达到数万吨的量。舞大介绍过凝析油粘稠度低,更容易形成油膜,传统的围油栅控油恐怕是很难的。而虽然凝析油挥发性很好,尤其是现在的海况下,风浪拍击更容易让凝析油风化(指的蒸发、乳化、生物降解等一系列作用),但是如此大量的凝析油,依然会剩下许多重质物质也就是拔顶油。

而非常可怕的是,这次事发区域实在太过敏感。


(以下皆为网络图片)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水产养殖大国,但海洋捕捞所占的比重依然非常高,尤其是近海捕捞,尽管都流传着近海已经无鱼的说法,但实际上,我国四大近海捕捞海域的年捕捞量依然达到了131万吨(2015年数据),其中东海独占50万吨,是我国最重要的近海捕捞区。

而前往东海捕捞的渔船,多来自浙江,福建两省,上海和江苏海洋捕捞业相对欠缺,捕捞量并不大,山东辽宁多在黄渤海一带捕捞,东海区域的捕捞量也很小。而尤其以浙江省的东海海区渔业最为发达,年捕捞量大概在30万吨以上,而造成这种资源不平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东海经济鱼类的时空部分特点。

在这张国家测绘局提供的东海区域主要经济水产时空分布图上可以看到,除鱼类会在秋冬季节洄游到东海北部区域之外,东海地区绝大多数渔业资源都集中在长江口东南方向,尤其在冬季,多数鱼类、甲壳类、头足类动物密集分布在此地越冬,并在早春季节相继进入繁殖期。这也和上面我们说到的远洋水手提到最近该区域渔船密布的情况相吻合。

这其中,尤其以带鱼、鲳鱼、鲐鲅鱼、乌贼、鱿鱼、章鱼、对虾、鹰爪虾、梭子蟹等鱼汛较为明显,这些经济鱼类在东海的捕捞量大多为全国最高,而此刻这些经济水产大多正在事发海域及其以南区域分布,如果发生大规模泄露,必将给本已十分脆弱的东海渔业造成致命打击。

而我国近海的其他野生动物分布此前已经受到过度捕捞的影响而出现明显衰退,曾经分布于我国的海洋哺乳动物、重要的食物链顶层生物种群规模早就岌岌可危,进一步的海洋生态污染将会进一步恶化这些生物的生存环境。

这不禁让我们想起曾在全球范围内引起轰动的阿拉斯加漏油事故,1989年3月,美国埃克森公司“瓦尔德斯”号油轮在阿拉斯加州威廉王子湾搁浅,泄漏5万吨原油,就造成了沿海16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当地鲑鱼和鲱鱼近于灭绝,至少25万只水鸟死亡。尽管凝析油与原油不同,高度的挥发性可能会缓解这一生态影响,但我国东海区域的海洋生态环境亦不能与89年的阿拉斯加相提并论,且目前我们无法估量SANCHI到底会造成多少油品泄露,这都让我对这次事故所带来的此生灾害难以乐观。

由衷祝愿事故可以得到有效控制,亦希望本已脆弱不堪的东海生态、渔业捕捞环境可以免于这次事故影响。

先介绍一下燃烧的这条船“SANCHI”。

韩国三湖船厂2008年建造的16.4万吨原油轮。船长274米,宽50米。目前挂巴拿马旗,由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运营管理。这个航次是由韩华道达尔石化(Hanwha Total Petrochemical)租赁的,从伊朗的Assaluyeh驶往韩国Daesan(瑞山)途中。Assaluyeh港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南帕斯(South Pars)。根据国际船舶网“事发时,该船载凝析油约13.6万吨”。

南帕斯凝析油也被称为天然汽油,因含有较高组分硫化物而有恶臭。其中硫醇含量最大,同时含有一定量硫化氢。低分子硫醇毒性类似于硫化氢,是神经性毒素,对人体有一定毒性和刺激性。见下表

700PPM的硫化物即可立即致人死亡。

根据新闻“船上载有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籍2人,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在燃烧开始阶段无法逃离的话,很大概率上这条船已经无人生还了。

交通部发布的消息,搜救现场没有发现失踪人员,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烧,火势猛烈。救援专家组研判“Sanchi”轮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爆燃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上海海事局也已经将该船周边10海里划为避航区。”

救援船能采取的措施不多,只能是从上风方向尽量接近探查,或者喷水降温。

从船舶结构来看,这条油轮是双层壳,即使内壳油舱破损也不至于使油类直接流入大海。这个时候最可能出现的问题是大火导致的高温让钢材应力降低,船体结构失稳,船体本身的自重在海浪作用下把整个结构压垮,断裂。如果能够有效降温,就可以等待泄露的油燃烧完或者舱内的空气燃烧完成之后进行救援。但高毒性的环境让这些工作都很难开展,希望现场救援的人们都能安全。

另外,SANCHI这条船的设备其实是不错的,自动化程度很高,配有无人机舱,一人桥楼。就是说一个人就可以把她开走。船上配有的2套雷达,3种不同的碰撞报警(就是几海里甚至十几海里外就报警可能会碰撞)也没有阻止这次事故发生。目前不清楚具体什么原因发生的碰撞,等待海事局具体的事故报告。

不管事故过程如何,有一点是值得造船人反思的,一次碰撞下,在没有沉船或失去动力的情况下船员全部丧生。此类低闪点,一定毒性的油类的载运船舶是否应重新考虑通风的布置,货舱的分隔以及船员逃生的方案。

我估计很多网友看到这里有点懵:凝析油是什么?

简单的说,凝析油是一种颜色淡褐色—淡黄至黄白色—无色、油体清亮透明的轻质原油。它由轻质烃类组成,在地下高温高压环境中为气态,到了地面温度、压力变化后转变为液态,是为“凝析”。由于它特殊的化学组成及物理性质,凝析油的形象不同于人们一般印象中原油黑色粘稠的模样,而更接近汽油。

这是公众眼中的原油形象:


原油洗澡?(Youtube 视频截图)

这是凝析油的外观:


(网络图片)

凝析油的挥发性要强于普通原油,有毒气体含量较高,气化温度较低,起火燃烧的货轮可能会导致大量凝析油气化,与空气混合后易爆燃。粘稠度要低于普通原油,可能更易于形成面积广泛的污染带,为下一步控制污染和扑灭大火带来困难。

不过也由于粘稠度小,它产生的污染后果可能也会比普通原油小一些。黑糊糊的原油黏住海鸟和鱼类的情况,个人认为很大概率上不会出现……

短期内的生态灾难无法避免,不过时间会逐渐修复。对于人来说,大概是产自周边区域的海鲜就别吃了,而渔民势必要去更远地区捕捞,应该还会带动海产品价格上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