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国仍然是东亚病夫(组图)

2018-10-29 02:22 作者: 杭州伊萍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不敢让人民批评发声,封锁网络,封锁信息。图为前中宣部部长刘云山。
中共不敢让人民批评发声,封锁网络,封锁信息。图为前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小时候在中国,被教育说,西方人曾经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到美国多年后,才明白,原来这是中共歪曲,把西方对清朝政府和制度的形容,说成是对中国人民的描述。当年西方报纸确实称清朝时的中国为sickman of Asia(亚洲病夫),指的是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其实,最早被西方冠以病夫绰号的是沙皇时代的俄国,有西方报纸称其为sickman of Europe(欧洲病夫),因为沙皇俄国是当时欧洲制度最落后的国家,后来有人以此类推,给中国冠以了亚洲病夫称号,都是指国家制度的落后失败,而非指人民身体的健康状态。

不幸的是,中国奋斗了一百多年,到今天仍然未能从清朝的病态中走出来。我这里就不说政府是如何地腐败如何地无能治理国家,不说整个社会是如何地没灵魂没道德,也不说自然环境是如何地被污染被破坏,这一系列从政府到人民的精神状态再到国土的病态。今天不说那些,今天就来看看中共政府对宗教信仰网络信息的恐惧心态,从这种心态,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或者更确切地说中共,有多弱不禁风。

据报导,中共在2014年又抓出了一个邪教──全能神教。事实上,有几千万党员,拜马列邪教为祖牌,自称“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自己就是中国最大的邪教,中共中央电视台CCTV列出的邪教五大特征,中共一样不少,几乎就像为中共量身而裁,还贼喊捉贼,指责别人为邪教。

中共这次再抓邪教,让我想起中共绞杀另一个宗教──法轮功的旧事来。中共对法轮功怕得要死,经过强大的中共宣传机器的大肆鼓噪,“法轮功”这个词在很多中国人的眼里成了贬义词。记得有一年回中国,正是法轮功被取缔后不久,连与国内同学聚会谈天时,都有人告诉我,法轮功是如何地可怕,信法轮功的人是如何地走火入魔,总之是必须禁止的“邪教”。当时离开中国,因途径香港,我在香港停留了几天。结果周末在香港的公园里,就碰上法轮功,拉着大型横幅,放着喇叭,有大概二三十人,在那里高调地练着法轮功。而在美国,记得有好多年,在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门口对面的街上,永远驻扎着几个法轮功的人,举着牌牌,向中国使馆抗议。法轮功十几年来在美国又是出报纸,又是办电视台的,忙得不亦乐乎,也不见美国政府对它有什么害怕。我对法轮功至今没什么了解,不知道他们到底信的是什么。但是,且不说美国不怕它,如果连弹丸之地的香港都不怕它,允许它公开活动,公开宣传,它能有多可怕?到底是法轮功可怕,还是中共太弱不禁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随便一个风吹草动,都能把它吓傻,担心会引来一场大病。

2018年,河南青年在微信发“把家业送共产党”,当天便遭逮捕。
2018年,河南青年在微信发“把家业送共产党”,当天便遭逮捕。(图片来源:pixabay)

如今是网络时代,世界各国之间信息思想的交流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世界变得越来越平。可是,每次回中国,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Google不能查,gmail不工作,facebook上不了,youtube当然更看不到,查百度,敏感词又一大堆,这也不能显那也不能示。

当今世界只有四个国家,对人民进行严格网络屏蔽:古巴,伊朗,朝鲜,和中国。据说,党的喉舌──人民网曾经发文提醒,要警惕鼠标,说鼠标动一动,“社会主义”大业就有可能被摧毁。那么强大的中国,有两弹一星,据说现在还有了航空母舰,Google,facebook这些网站,连小小的台湾都随便上,随便查,怎么那么庞大的中国就要如临大敌?这难道不正反应了中共其实是外强中干?外表武装到牙齿,内里胆小到连鼠标都害怕。一个政府,不管它手里是否有核弹导弹,不管它的外交部发言人嘴上如何强硬,天天对世界说不,只要它不敢让人民了解真相,不敢让人民批评发声,就反映了其内在的极端虚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病夫。

中共沦落为东亚病夫,是必然的。我们可以用人的身体来形容一个政府,如果一个人从来不让医生检查身体,有了烂疮总是捂着,别人看到病兆,说出来,他就将人关进监狱,医生给出医疗方案,他总是断然拒绝,那么,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健康的人呢?

如果说中国落后的政治制度使中国成为东亚病夫,那么经过东亚病夫的六十多年统治,不少中国人民则变成了东亚愚夫,分不清是非好坏,有些甚至连基本文明知识都缺乏,走哪儿都惹人厌,遭“歧视”。

中国今天的病不在人的身体,而是病在心灵,病在头脑。当代台湾香港年轻人,与他们的前辈相比,对大陆邪恶势力的警惕和憎恨越来越强烈,越来越不愿意与邪恶妥协,因为他们是在网络时代成长的一代。这一代台港年轻人,更普遍地接受人类普世价值,更普遍地视人权自由民主为人类社会基本准则,更相信以自己的参与来保卫争取自己的权利。与台港的年轻一代相比,大陆年轻一代则仍然是对邪恶麻木不仁的一代,因为大陆人民六十多年来一直到今天都是被中共绑架扣押的人质,从小到大生活在鸟笼里,吃的是东亚病夫允许喂的食物,思维被禁锢,信仰被扭曲,使得很多中国人,一代接一代地,成长为连对基本是非对错都缺乏判断能力的东亚愚夫。

当然,中国人也不必过于气馁,今日中国之所以有那么多愚夫,是中共封锁恐吓的结果。中共对内不断加紧封锁控制,加大恐吓力度,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人民对思维的渴求,对信仰的向往,越来越强烈,让中共越来越害怕。经常看到五毛们在网上散布说,国内根本没人关心六四,没人感兴趣民主自由,只有海外一小撮人成天在鼓噪。其实,这种话连共产党自己都不信,否则它为什么要那么害怕?为什么写几篇鼓吹民主自由的文章就会被关十一年牢?为什么在家讨论讨论六四就会被逮捕?国人真不关心,让那些“一小撮人”去写文章去讨论好了,怕什么?因为共产党心里很明白,必须用恐吓的大棒使国人不敢关心,不敢有兴趣,否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关心六四,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追求民主自由之权利。人毕竟是天生向往善,天生要求上进的,中国只要一旦铲除专制的束缚,人民的思维就会开始进步,社会道德就会逐渐恢复,病树前头将会出现万木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