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出”的郭广昌(下)(图)

2015-12-31 18:40 作者: 劳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郭广昌

【看中国2015年12月29日讯】(接上文

失联引发震荡

郭广昌的失联激起千层浪,首轮冲击的是股市与债市,股票停牌的停牌,来不及停牌的普跌,复星的境外持股也集体下挫。

11日早间,复星H股——复星国际和复星医药停牌;在A股直控的南钢股份、复星医药、豫园商城、海南矿业、上海钢联5家公司也都临时停牌。复星系参股的十几个国内股,跌幅最大为6.53%。复星系参股的境外股,跌幅最大为4.4%。

这一天,复星中长期债券利率也创下2013年发行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4天后郭广昌现身,情况也没有好转,12月14日复牌首日,复星系股票依旧大跌。复星国际(00656.HK)开盘跌幅达13%,截至收盘下跌9.4%。

有人说,郭广昌不失联不知道,他没有回家过夜竟能如此大动静。事实证明,知道了他在那里过夜更令人不安。

人身自由事没了

郭广昌被抓了,又被放了。这些天他已经欧美工作旅行了。

郭广昌上个星期三从上海飞到纽约,有媒体报导了这个消息,内容为郭广昌现身在纽约,要到加拿大去看戏,也有网民抓拍到了郭广昌的照片,他正在曼哈顿的一家餐厅里正在吃饭。

好多人认为郭广昌安全着陆了,人身自由了,都可以出国了。

不是吧。

14日郭广昌在公司年度会议上突然现身,员工们用长达2分钟的掌声欢迎他。对员工来说,老板归来就是一切,但是,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说,这是不够的。复星应当公布当家人“协助调查”结束的消息,而复星至今没有这样做。

不仅是复星,郭广昌本人也是,对自己消失的这几天——跟复星一样,不做任何评述、不出任何说法。

这是问题,大问题。

12月14日,郭广昌现身的公司年会,有很多记者赶去参加,《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会场并未有警察出现,但是保安禁止记者靠近郭广昌,而郭也在会议结束前离席。为什么?精明如郭广昌,不会不知道怎么利用媒体吧。

他的自由,应当是带着绳索的。以郭广昌的身份,只要事情没了,哪怕他身处月球,他也无法脱身。只有听到官方的“协助调查”结束声,才是真正的平安落地。不过从目前情况看,这个声音还没响起来。

最明显的迹象,就是上周一,停牌的股票复盘的日子,中午开始,复星国际和复星医药股票开始下跌,老板露面了,但股票下跌,一度跌停。

这是了解内幕者说得最明的暗语。

复星不会倒

短短这几天,郭广昌“协查”了什么,一时无法知晓,能够看得到的是当局的指令:郭广昌个人有事,复星切割出来。

12月10日郭广昌失联当天,复星应对此突发事件的口径是否认。当晚,CEO梁信军在多个群里表态郭广昌没事,他的回复统一措辞为“坏人太多”。

12月11日复星系旗下多个股票临时停牌,公告签发人落款为梁信军。这种情况为复星上市以来首次出现,此前所有公告的落款均为公司董事长郭广昌。显示郭广昌已无法签署相关文件。

12月11日深夜,复星系再次公告,表明郭广昌正协助司法机关调查,目前可以以适当方式参与复星集团重大事项的决策,并公布股票将于12月14日复牌。此时,公告落款再次变更为郭广昌,印证了公告中可以参与决策一说。

12月11日开始,各路投资者纷纷联系复星打探郭广昌消息,不少银行进入排查复星集团风险程序。

12月13日晚,梁信军与另一高管汪群斌召开紧急全球电话会议,对投资人及媒体解释郭广昌事件。

汪群斌透露,调查侧重于郭广昌个人。梁信军则表示,郭广昌人在上海,配合司法机关调查。这是案件侦破的常规司法程序,是配合查证,并非公司有问题。

梁信军同时表示,有关部门让郭总参与公司安排做了很多考虑,郭总通过多种方式参与了公司多项重大决策。

他又表示,郭广昌事件后,复星已经和金融机构进行了快速沟通,和评级机构以及投资者也进行了沟通,复星系统是安全的。此外,复星也并不存在任何债务违约。

梁信军又称,复星方面已任命一位年轻高管团队,同时新增了两位70后的董事,公司运营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受到干扰。

总之,复星不会倒。财务状况是健康的;管理团队是优良的;运作不开的话人也是可以放出来的;持有复星系股票的人们,是可以放心的。

犯了什么事,那是郭广昌个人的。

戴罪之身

郭广昌不是难以脱身,准确地说,他已经被定罪了。是不是被追究,得看需要了。

10日当晚财新网披露郭广昌被“协助调查”的文章,灵通到不仅明白郭广昌的去向,还能原文照搬王宗南的刑事判决书。

刑事判决书——一个案件只有几份——当事人的和法院存档的。很多时候连家属都看不到,一般人更看不到,财经网在区区的几个小时里能够引用原文。

你不会不知道财经网是王岐山反腐的代言媒体吧。

其实,王宗南案宣判后,财新网8月13日随即刊文《郭广昌涉王宗南案:再现行贿认定难》,文章说:“行贿的请托事项大多是在公权力的管理范围内。……不能因为打击受贿而让行贿者乘机逍遥法外。”

罪名都定好了:行贿罪。

王宗南身为江泽民的密友,落马时的身份是光明食品集团原董事长。2015年8月11日由上海二中院判处18年徒刑,其中一条罪名是2003年以208万购买价值477万的别墅,折合受贿269万余元的事实。

王宗南挪用公款1.9亿的事实足以被判重刑,检方仍要加上一条来自复星集团269万的“小额”受贿罪,特别是行贿人身份在判决书里写得一清二楚,是“复星集团董事长郭某”,而这起贿赂发生时间2003年,十几年以前。

可以轻易将涉案但不同案处理的人名、单位名隐去的法院的判决书,将郭广昌和复星公司直接点出来目的何在?从法律意义上说,判决书上记述的,即为已经调查认定的事实,王宗南受贿的事实被起诉判刑,追缴贿款269万元。那么,行贿的复星及其负责人郭广昌不追究,法院如何自圆其说?

当然要追究,不着急,到时可以判实刑、判缓刑、免于起诉……择一而用。

算账的伏笔早已埋下,一捉一放之间,当事人郭广昌明白了自己是虎口余生,另一些人知晓到自己也是瓮中之鳖,也让更多的人看见了郭广昌身后隐约可见的人事与后续影响。

未解开的绳索

关于郭广昌的传闻已经很久很久了,回头看,调查早已开始,绳索早已套上,只是知情者不宣,圈外人不知,郭广昌本人侥幸(轻信)加自信。

郭广昌出来,露面演讲主题为“复星组织的自我生长”。他说:“未来我们要更加植根于中国,产业布局要体现在中国的优势,要更加条理的打造全球化的平台。”

你听出了什么?

自2008年复星开始向海外发展,策略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至2015年6月,复星境外投资36个项目,金额达到98亿美元。如今郭广昌说:“未来我们要更加植根于中国”。

去年的文章,他说,复星创业团队中的四位元老,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信心。”

被羁押4天,他没有说雨过天晴,却更坚定地“对这片土地有信心”他说:“相信明年会有更美好的复星和更美好的大家庭。”

绳索没有解开,是否勒紧,还得走着瞧。

高难技术活

郭广昌执掌的复星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控股企业,有媒体为其算过账,复星系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公司已经超过100家。仅仅以A股计算,复星系居股东名单前十名的就有21家,市值3,000亿元人民币;再加H股复星国际,则市值为4,022亿。海外的投资也令人咂舌,约合632亿元人民币。

复星的股东户数有91.47万人之多,其中绝大部分为自然人,郭广昌不稳,散户自然如坐针毡,机构也不例外。

复星集团牵连太多的人和事,包括无数股民。

当局面临的是:国内,经济形势的恶化、人为的股灾;国际,美联储升息的压力。市场的动荡、大陆富豪的恐慌,都应是当局不愿看到的。现在对习近平政权来说,如何“稳定”复星系,恐怕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

郭广昌一手带大了复星,复星也反过来荫庇了郭广昌。

刀俎下的鱼肉

浙江的东阳,在郭广昌的少年时代,是个非常贫穷的地方,而郭广昌,是那个穷地方的穷人家的孩子。每周走20里地回一次家,带一罐霉干菜返校吃一周。不知道我的读者中有几个人有过这样的学生生活?我,是看着她们这样走出农门的。

郭广昌崛起于1992年,历经四届上海市政府班子,一路走来如履平地,与政界关系不可能不深厚,官商不可能不勾结。他是典型的浙商,闷头赚钱,少谈政治,但是他建起权商通道,并且经营得游刃有余。他动辄大手笔买卖,少有失手。靠什么?在当今的中国,你我都懂的。

浙商圈有个“江南会”,郭广昌、马云是中心成员;还有全国性的精英商圈“正和岛”,郭广昌也是成员,圈中规则是互帮互助、共荣共损。人们不会忘记去年马云的支付宝与银行开打,郭广昌为其发声,但这次郭广昌出事,他的共荣圈噤若寒蝉,一言未发,不由人不狐疑事态极其严重。财经网点出的他行贿269万,谁要说是他行贿王宗南的全部,整个商圈都笑了。笑完之后沉重了,究竟送了多少?送到哪个级别了?

有人说,就一个行贿的问题,就可能让大陆的民营企业家全军覆没。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全军都行贿。行贿的方法很多,直接奉送、勾结分利。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必须行贿,概莫能外。

但哪一个人,是天生奴颜媚骨的,哪一个商人,是甘愿行贿的?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是窝囊的,他们胸有大志,却得低头哈腰。因为他们活在红朝,CPC骑在他们头上。

澎湃网的文章《“不恋政治”的郭广昌如何成功投资国企20年》说:“郭广昌的失联,让很多民企老板大跌眼镜。”“过去,他们想知道,郭总为什么总能踩对;而现在,他们想知道,老郭究竟错在哪里。”

民营企业家的问题,引用在这里,大家一起问。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