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中国的失业阴霾将更厚重(图)

2018-10-18 09:00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 中国的失业阴霾将更厚重(图: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0月18日讯】中美贸易战给中国带来的损失是外商撤资,促使全球产业链重置。伴随产业链重置这一过程发生的,则是中国等几大新兴国家的资本流出、失业增加。美国因税制改革与监管松动促使经济蓬勃发展,成为全球投资者的避风港。8月份,全美新增就业岗位20.1万个,失业率为3.9%,而中国因外资大量撤出,本来就很严重的失业问题更是雪上加霜。

中国政府的调查失业率为何不可信

中国现在言禁范围日益扩大,近几个月连贸易战、失业、外汇储备流失、股市、房市的负面消息都列入言禁。尽管如此,还是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测算中国失业问题的严重程度。

国家统计局曾于8月中旬公布:7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1%,环比上升0.3%。

这类数据从未被分析中国经济的学者采信。首先,这一统计口径是中国特色,尽管今年4月以后,政府公布的失业率由“城镇登记失业率”改为“调查失业率”,也有官方委讬的专家团队写过《九个问题全面解析调查失业率》,煞有介事地论证调查失业率比此前的城镇登记失业率可靠,但行家都明白这一中国特色的调查失业率不是真实失业率。

其次,这个数据只包括中国城镇失业人口,并未包括数亿农村劳动力年龄人口。2017年,星火记者联盟曾做过真实失业率的调查,发表一篇长文《中国失业率,被掩盖的真相》,我在此只介绍其中的关键点:2016年全国人口总量为138,271万,其中16~59周岁的人口为90,747万,扣除高中、各类大学和职业学校的在校学生6,860万,适龄劳动人口总数为83,887万,占总人口比值为60.7%(83,887/138,271)。

星火记者联盟发现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中国农民没有退休一说,只要活着,就计入“就业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农民共有12,928万,77,603万总就业人数—12,928万老年农民=64,675万实际就业人口。用适龄人口83,887万—实际就业人口64,675万=失业人口19,212万,中国的真实失业率是19,212万失业人口/83,887万适龄人口=22.9%。

今年的总人口仍然是13.9亿,3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部就业人口规模是7.76亿(其中有2.86亿农民工),劳动力年龄人口仍然是9亿以上。这些数据与星火记者联盟测算失业数据时的2016年度基本数据相比,几乎没太大变化。也就是说,真实失业率仍然高达22%以上。

以上情况,是在今年3月下旬中美贸易战未曾发生之前的失业情况。如今,有三个因素将使中国的失业现象更趋严重。

贸易战的双重影响:外资撤离与失业剧增

今年外资撤离中国,已成不可逆转之势。中国政府尽管保持硬抗姿态,但商务部在9月20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措施涉及机电、轻工和纺织服装等六大品类,受影响企业中,外企占比达到50%。美国此举不仅伤害了中美两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还伤害了全球产业链安全。”最后这句话,指的就是外资正在撤出或者考虑撤出中国。

9月13日,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公布一项对四百三十多家在华美国企业的的问卷调查,35%的受访企业已把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等其它国家,或者正在考虑这么做;据日本共同社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六成日本企业从中国转往其它国家或正在撤离中,而剩下的四成正在部署如何撤资;至于台资企业,据《日本经济新闻》报导,Nike、adidas、Under Armour等台湾鞋、衣代工厂已将生产线移至东南亚和印度。为了规避即将实施的美国关税,不仅外资企业撤离,就连中资企业也在撤离,从自行车、轮胎、塑料到纺织品,许多中国工厂正将组装流水线转移到国外。马来西亚华商郭鹤年的嘉里物流是亚洲最大的船运和物流公司,目前该公司正忙于各国客户的生产线大搬运,从中国搬往马来西亚、越南、缅甸,甚至老挝。

外资撤离对中国的就业影响有多大?一个广为引用的数据是:根据官方估算,全部外商投资企业吸纳的直接就业人数超过4500万,此外还有靠着外资生存的无数供应厂商、上下游企业,估计人数以亿计。

据彭博社报导,9月11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在其主导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强调了关税战对中国的深远影响:如果美国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不进行报复,将有300万人可能失业。如果中国使用下面的方法报复:(1)对美国商品加税;(2)将人民币贬值5%;那么将导致550万人失业,并抹去1.3%的GDP。

中国AI政策导致结构性失业加重

与不少发达国家一样,中国劳动力面临与机器人争夺饭碗的新困境。

今年9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风险投资基金红杉中国的报告显示,中国出口制造业重地浙江、江苏和广东的几家公司在这三年内因自动化削减了30%至40%的劳动力。过去十年,中国饮料品牌企业娃哈哈将流水线工人人数从200至300人减少到最少只有几个人。

机器人抢人类饭碗这一点,在各国都有发生,失业成为一些国家劳动市场无法回避的趋势。为弥补税收的下降,“机器人税”的概念应运而生。一些国家的政府考虑向机器人征税。瑞士日内瓦大学教授与税务律师札维耶·奥伯森(Xavier Oberson)主张向机器人征税,认为少缴社保金会抵销这项税负——特别是一部机器人一般可以取代不止一个人的工作,并建议把通过这类税收积累的资金用于社保基金和失业者培训。

韩国、法国政界人士也提出类似主张,希望用增加的税金来保障失业人群的福利。中国当局意识到AI带来的失业增加,但显然还未考虑具体对策。

增加社保税导致失业增加

8月27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消息,社保税改由税务局征收,并从明年1月1日开始实施“社保税新政”。所谓“新政”带来两大变化,一是让企业无法瞒报员工人数,逃避交社保税。按照中国社保第三方机构51社保在8月末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数据,中国企业社保缴费基数不合规占比达 73%,即7成以上企业存在不按实际工资缴纳社保的问题。新政实施后,企业逃交社保税的可能大大减少。二是企业税负增加。新政前,企业社保赋税比例为31%,全球第13/189;新政实施后,企业社保税负比例为44%,社保税负全球排名为2/189。

社保税新政的实施,意味着企业负担增加,许多媒体发文讨论了这一问题。据《未来一年,请做好失业的准备》一文作者计算,如果某企业雇用的某位员工每月收入为1万元,此前一直是以最低基数缴纳社保,社保税新政实施后员工每月需要多缴640元,企业则每月需要为每个员工多缴1860元。这意味着企业雇用一个员工,增加的成本一年就是2万多,对一家10人的小企业来说,每年就要多支出20多万。成本的增加直接挤压了中小企业的利润,为了生存,老板们只能被迫裁员。

贸易战还未落幕,但中国受到的影响正在陆续显现。中国政府并不想与美国打贸易战。他们多年来一直认为向西方国家开放市场是中国给予西方国家的恩惠,不肯承认中国的经济繁荣是国际体系向中国友好开放的结果。自2003年中国宣布“和平崛起”之后,一直在尝试改变国际规则,希望变规则的遵守者为制订者。2014年,习近平更是公开提出他的外交指导原则:“必须统筹考虑和综合运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国际国内两类规则。”由于现存的世界格局维护者是美国,中国想要改写并主导国际规则,另起炉灶,就得挑战美国,结果就是在根本不具备与美国对垒的足够资本时,贸易战不期而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