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生意及酷虐(图)

2018-02-04 08:26 作者: 裴毅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监狱生意及酷虐(图:公用领域)

【看中国2018年2月4日讯】监狱高墙,隔绝神秘,但一直是出新闻的地方。大陆中共监狱更因人文层次低下、环境恶劣,故事更多。稍加采撷,即可端出飨客。

狱中生意

市场经济早已深入大陆高墙,在剥夺你自由的同时人家还惦着你的钱袋。各地监狱均有小卖部,尽享垄断的优越性。

一进看守所就得交钱——

50元“号费”,说是买肥皂、洗衣粉等卫生用品。一套很窄的黑心棉被褥,150元。2011年,一位“茉莉花”狱囚问:“没带现金怎么办?”管教回答:

那就别睡!难道想让国家花钱替你买?我们国家也不富裕。

北京一处看守所,一小袋酱油、一小袋食醋,2块;一袋四五公斤的黄瓜30块;20个咸鸭蛋32.5块。

关押四川北川县看守所九个月的鲍乃刚(1966~):

花钱可以单独炒菜,但是里面的东西特别贵,食品的价钱是外边的三倍,日用品的价钱是外边的两倍,我在里面每个月要用两千块钱。

广州一家看守所——

如果要吃炒菜得另外买份饭,一个菜15块钱,你卡里有钱就必须买。我妈妈每个月给我寄200块钱,我用它买日用品;也有朋友来给我送过一两次钱,但是我不想他们给我送钱,因为账上有钱的话,看守所就要强迫你吃份饭,份饭也就是煮菜汤和炒青菜的差别,我觉得太贵了。

狱中酷虐

中共一直高调标榜“革命人道主义”,监狱却如此虐待囚犯——

所有人(按:“茉莉花运动”囚犯)都经历了日夜审讯……我七天七夜没有休息、浪子五天五夜、袁新亭三天三夜,唐荆陵是十天。

从廿日晚上开始审讯我(按:重庆“茉莉花”囚犯黄成诚),一直到廿二日下午。这期间他们搧我耳光、泼我开水、不给我饭吃、不给我水喝,也不准我上厕所。

还有特制的刑床刑椅(中间一孔以泄大小便),吃喝拉撒都在上面,“最短的七天,最多有一个月的。”

不是司法系统不想“进步”,而是不让“进步”,因为中共政府希望狱囚经历酷虐“加深印象”,畏惧而退。事实上,至少部分达到愿望,一些反抗者不想“二进宫”——

这样的的方式能够吓唬住一些人,有一些人确实就这样退出了。

监狱环境

就算不虐待你,监狱环境也会使你闻之寒怖——

一个监室少的时候有十几个人,多的时候有廿几个人,非常拥挤。睡觉的时候一个正着一个反着,就是一个人的头要倒过来对着另一个人的脚,一个挨一个侧着身子睡……早餐是大馇子粥,吃完收拾好以后就一排坐着开始坐板,一直坐到中午十一点多,中间有五分钟可以站起来走几圈……下午一点半钟起来接着坐板,一直坐到下午五点钟左右。晚餐是米饭和菜汤。

看守所供水是有限量的,我不够喝,只好喝自来水。

不仅仅对政治犯,对刑事犯也狠得很——

一个盗窃犯死活不承认他偷了东西,预审就把他铐在外面的垃圾堆旁边,扒光他的衣服让蚊子咬,咬了两天他就受不了了,想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还有一个年纪大的犯人,罪名是诈骗钱财,他也不承认,预审就连续三班审讯不让他睡觉,他一打盹就拿笔捅他,拿强光照他。光给他喝水不让他上厕所,直到他憋不住尿到裤子上。预审有许多这样的手段来取得想要的口供。

2005年山东临沂野蛮执行计划生育——

株连亲属、邻居,把上百人关在一个大房间里不准上厕所,让六七十岁的兄妹俩互相打耳光,等等。9月,国家计生委承认临沂野蛮执法的事实。

最可怕的是将你交给同狱犯人,唆使他们收拾你——

那些劳教人员曾把一个人绑在床上灌屎灌尿,任意凌辱。

民办监狱

由于需要羁押大量未经任何司法程序且无法判刑的访民、法轮功学员,“黑监狱”应运而生,名曰:“法制教育学校”、“法制培训中心”、“关爱教育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训诫所”,甚至没有任何招牌。黑监狱不属于任何政府部门、不属于任何执法机构、也不属于社会团体,未登记注册,里面的看守亦无任何执法身分,但“黑监狱”却在执行中共政府的意志,拥用毋须任何法律手续关押公民的权力。

2009年11月24日新华网引述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调查:北京有各省市设立的临时劝返访民场所73处,46处为非经营性场所(如农民出租屋),27处为旅店、招待所。

管理黑监狱很赚钱,经营者可从政府领取人头费,每人100~150元/天。据2011年12月和平与冲突研究所调查报告,黑监狱管理者从地方政府可领人头费180元/天。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从一开始的旅馆到仓库再到黑监狱。工商局年检资料显示:200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861.93万元,2008年跃升至2100.42万元。因为,全国各地京访人员呼呼都往这儿送。

甚至有一些并非宗教信徒或不是访民的人都会被抓,被抓者只要付了钱就可以离开,变成一种勒索。对雇佣人员及保安公司来说,这明显是商机。而每一级官员都可以向上申请资金,把金额报大一点就可从中牟利,还可控制地方“平稳”。……中央将截访任务交给地方,地方再转给雇佣方。为减少进京上访人数,最终牺牲了访民的基本权利为代价。

对于“黑监狱”,中共政府沿续敢做不敢当的“红色传统”。2009年、2011年、2013年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多次严正否认“黑监狱”的存在,称一些海外媒体及国际特赦组织等一直“对中国抱有偏见,有许多不负责任的言论。”[8]

黑监狱的运作经费,当然来自上不封顶的“维稳费”。

结语

一份炒青菜卖到15块、水都限量、特制刑床刑椅……“革命的人道主义”、“党的阳光雨露”……还有光芒么?还闪得出光芒么?

笔者很庆幸离开大陆,总算避免了可怕的“进去”。2009年12月29日,上海“文保”一位副局长当面训诫:

裴教授,别看你现在西装笔挺,高级知识分子,保持什么独立性,一个狱卒就把你给治了!信不信?

本人连连点头:

当然相信,当然相信,看过蹲过监狱的人写的回忆录,大致知道里面的滋味。你们可别……

无论如何,大陆监狱的“现在进行时”,还是超出我的想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