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小看习近平南巡港珠澳大桥只讲一句话(图)

2018-10-31 10:38 作者: 杜心武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31日讯】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态度空前强硬的演讲,震动世界。在这个关头,习近平“南下”广东,还主持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引起广泛注意,有的人甚至期望这是“新南巡”。事实证明这当然是一厢情愿。

事实上,港珠澳大桥的开通仓促不已。港珠澳大桥其实并未准备就绪,很多配套工程都没有完成。香港政府还在忙于应付因高铁开通之后的人流不足以及“明日大屿”计划,而遭受反对派攻讦。大桥开通似乎是临时宣布的,宣布时间之比开通早几天;即便是能探听中央消息的香港左派也没有提早收到风。于是港府又手忙脚乱地准备开通事宜。

很显然,不是习近平为了大桥开通而南下,而是为了南下而赶着大桥开通。反高潮之处在于一向爱好发表长篇大论的习近平在重头戏——港珠澳大桥揭幕仪式上,仅说了一句话,宣布大桥正式开通。言语之简略令人意外不已。

如何解读习近平南下

在彭斯演讲前后,无论经济战线还是国安战线,对中国不利的消息陆续有来。

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达成的USMCA贸易协议中,加入了“毒丸条款”和货币操纵国条款,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明言乃针对中国。美国财长刚刚否认中国是“货币操控国”,又提出要修改货币操控国的认定标准,这正是威胁要与中国进行“货币战”的前奏。美国也一改之前急于与中国达成协议的策略,摆出一副中国不主动开出清单就不谈判的姿态,双方在年底G20峰会,川普和习近平势将在是否会谈,和谈什么问题上角力。

现在从贸易战升高到新冷战的可能性相当高。美国在贸易战中的要价高,中国难让步。中国本来寄望美国中期选举。但现在看来,两党候选人大多是极左或极右,中间派不占优势,这样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获胜,都会是极端派当道,谁胜出都不会在贸易战上让步。

在国安战线上,出了一众国家“到南海捣乱”之外,最令中国震撼的消息就是美国直接宣布退出《美俄中程导弹条约》。这个举动主要针对的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其实俄罗斯想退出这个条约至少有十年了,只是不想承担退约责任才一直打擦边球,拖到现在。美国宣布退出后,俄罗斯一开始高调指责美国,只是为了争取道德高地。在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俄解释后,俄罗斯明显降低了调门,居然还答应与川普进行第二次“川普会”,这证明俄罗斯只是做戏。

签订在冷战末年的《美俄中程导弹条约》“单方面”限制美国和俄罗斯研发部署中程导弹(射程在500-5500公里之间),其他国家不加限制,中国是大赢家。中国这几年一直炫耀“导弹打航母”,这里的导弹就是在条约中禁止美俄研发和部署的陆基中程弹道导弹。根据中国媒体的说法,中国的中程导弹技术已经走在美俄前面。

现在美国拉下面子退出条约,俄罗斯既可占据道德高地,又同时松绑,何来不满?对中国来说,闷声发展军备的好日子到尽头了。要么进行军备竞赛,让美国在东亚前沿、俄罗斯在中亚和远东部署中程导弹,要么被拉入裁军谈判中。再也不能占“冷战遗留下的便宜”。

当然,中国现在还是先操心贸易战。中国虽有能力抵挡贸易战重压,但绝非轻松,形势不妙难以掩饰,就连官方也承认遇上了困难,要民众“共克时艰”。

首先,中国最新公布第三季增长率是6.5%,是十年来的最低点,也低于预期。外界还广泛认为这是作假后的结果。对其他国家来说,6.5%的增长率是相当出色的表现,但中国发展的基础很重要地建立在“预期”之上,对中国经济预期下降会引起连锁反应。

中国第三季外贸虽然表现不俗,但这很可能是第三阶段贸易战(即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征10%关税在9月底才开征)之前,美国企业加紧进口的结果。这个数字预期在第四季会有显著下降。明年一月,关税率从10%升到25%,出口或会有更显著下滑。

受贸易战影响,中国“低端”制造业无可避免地准备转移海外。这方面影响最大的是就业。中国报称第二季失业率为3.83%,已高于美国。更重要的是,中国报称的失业率是诸多宏观经济指标中最“不靠谱”的一个,它长年稳定在4%左右,几乎不受经济周期的影响,相当可疑。如果从中国政府越来越压制工人“维权”和“毛派”学生组织来看,形势非常不妙。逻辑链是:毛派学生的壮大是因为工人处境糟糕,维权要找学生声援。工人要维权是因为工厂压榨过分;工厂要压榨是因为贸易战导致利润下降,工厂能压榨的又因为贸易战导致工厂减少,工人过剩,不得不接受更低待遇。

近日中国股市暴跌,上证综合指数从9月底的2800点左右跌破2500点,是2015年6月最高峰以来的最低点。中国政府在2015年股灾后由股市自生自灭,股市长期积弱是公认的事实,中国也一再否认股市能反映真实经济状况。虽然这次跌幅较猛,但9月底2800点左右的数字比年初的3500点已经跌了不少,这次再跌300点并非很大的数字。而且这次暴跌也有受美国股票暴跌牵连之故。按照中国政府的一般思路并不需要特别出手。

可是,中国政府却在2015年来第一次出动“国家队”救市。10月16日,深圳安排数百亿资金驰援上市公司,喊出“保卫A股”的口号。这说明,与以往股市下滑不同,这次股市危机已真实地影响到信心层面事宜,如果不制止则影响整个国家经济的信心,不可忽视。

值得关注的还有中国楼价渐有“真拐点”的迹象。中国楼市一直是过去十年中国政府超发货币的蓄水池,它是中国大部分百姓财富增长的主要来源,也是很多百姓一辈子的身家性命。很多人背负沉重的房贷(有的是炒楼所致),楼价下跌会立即变为“负资产”,乃灭顶之灾。可以说,中国楼价能涨不能跌已成为社会共识。近月,多地出现业主“维权”抗议房价下跌事件,房企买地意欲衰退,房租上涨,政府把资金导向重新转向股市,这都预示着中国楼市出现“真拐点”的风险。

影响信心的还有人民币汇率的问题,近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再次向7滑动,是否保汇率极具争议。人民币贬值有利中国保持出口竞争力,对降低贸易战冲击非常重要。但同时它又至少有三方面弊病。

第一,增加了进口成本,这对大批需要进口中间产品的企业负面影响巨大;

第二,更重要的是,美国尚未把战线扩展到货币战,如果人民币贬值过7,则美国发动货币战(比如把中国定义为货币操控国)的可能性大增,再开一条战线对中国不利;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中国币汇率高于7是一个心理关口。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在上一轮的救汇率战役中,只动用了很少一部分就令汇率回升,现在再出手救汇率也不存在“救不了”的问题。最令政府头疼的是“救不救”的问题。因为万一汇率贬值到7就很可能影响心理,引发连锁反应。

最后,中国经济出现“私有制退场论”的恐慌,虽然政府再三表态“支持民企”,恐慌尚未消退。10月23日,中国宣布将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同时宣布新增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支援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这是否能消除恐慌,尚待观察。

以上都是中国经济层面上面临的真实挑战,它们不少虽然只是信心问题,但不意味着容易解决。中国最近罕有地“亮家底”,国务院向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就是希望进一步加强信心。此外中国还必须应对美国把战线扩大到国安战线,应付起来更一点也不轻松。

中国两条经济路线的斗争

这几年中国本来就面临经济转型,美国在这时发动贸易战,正打中了中国软肋。中国何去何从成为最关键的问题。

中国的经济政策,一向在两个方向摇摆。毛泽东时代,经济政策摇摆在“史达林主义”和“毛泽东主义”两端。邓小平时代则摇摆在邓小平的改革派,与更倾向史达林主义的保守派之间。到了习近平时代,在经济上是继续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还是带有浓厚毛派色彩的习近平路线,又成为当前争议的焦点。

从双方话语中可以看出这两派经济观点的不同。在对国际经济的依赖上,邓派主张更开放,更与外国经济融为一体,习派主张“自力更生”。在国企和民企中,邓派强调民企的作用,习派强调国企的作用。在经济运作上,邓派主张市场化,习派主张国家规划,聼党指挥。扩展到国际关系,邓派认为要继续韬光养晦,习派则强调输出中国模式,挑战美国霸权。当然还有政治层面的分歧,这里不再详述。

事实上,排除政治上的分歧以及争权夺利的因素,单纯在经济上,中国政府也存在两种路线的斗争。李克强无疑是邓派理念,刘鹤虽然是习近平的亲信,其经济理念也似乎靠近邓派多一些。需要指出,这些话语通常都掩盖在表面辞藻之下(比如习近平也强调改革开放,也讲支持民企),需要熟悉政情和具体分析才知道各方说辞背后的真实含义。

从修宪和贸易战以来,中国习派与邓派的斗争已进行过几轮。北戴河会议前夕,斗争一度明显化。但最后,习近平可能通过妥协(牺牲王沪宁)而重新稳固了权力。邓派妥协的部分原因也是谁也搞不懂川普的底线在什么地方,也找不出谁能担此重任。到了九月底,中国发表贸易战白皮书之后,一度军心稳定。

可是彭斯演讲喊话邓派,把贸易战归咎于“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又呼吁“中国领导人仍可以改变路线,回归几十年前两国关系开始时的改革开放精神。”

这一下子又令邓派又“蠢蠢欲动”。趁着快要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之际,继续“改革开放”的呼声再起。中国内部再出现动摇。这次彭斯演讲,中国发动官方舆论反击的力度很大,高端笔名“钟声”(中国的声音)和“钟轩理”(中国宣传部的道理)连番出击。只有震动很大的情况下才需要如此。

习近平在习派与邓派之间的平衡

习近平近期出行两次都别有深意。

第一次是出访东北,这是毛派的大本营,国有企业众多。习近平出访东北大谈自力更生,这是为了稳住毛派的基地。

第二次就是这次出访广东。这当然是为了稳住邓派,回应邓派的呼声。因为传统上,广东是邓派势力最强的地方。可是习近平不能太高调,更不能被邓派牵强附会为“支持邓派路线”,于是只能采取“去南方,但不是南巡”的折衷方式。

习近平为什么一定要港珠澳大桥加急开通呢?这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开放的广东是邓小平的政治遗产,收回港澳也是邓小平的遗产。而习近平在南方也有自己的政治象征物(以后的政治遗产),那就是“大湾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开通仪式后,宣称“粤港澳大湾区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这“三个亲自”正是用自己的口帮助习近平宣传“大湾区”的“姓习”的政治意义。

在中国信心危机下,习近平必须表态支持民企,必须到南方一行,这有违其国企至上的理念,可以说是一种妥协。他要求港珠澳大桥仓促开通,又只简短讲话,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政治象征。同时又避免被人与邓小平南巡比较,不至于被解读为过分倾向邓派,也不为“邓小平式”的改革定调。

可以预见,随着中美贸易战进一步重压,以及中国不得不宣传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习派和邓派的斗争还会持续,虽然这不太可能扩大到“谁上谁下”的权力斗争,但对中国经济路线和中美贸易战走向有重要的意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