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风云:习近平的后院是否真的失火?(图)

2018-08-05 09:10 作者: 宋文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戴河磐石照片(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8月5日讯】每逢七、八月份中共年度北戴河元老会议前后,港台与海外华媒或许为了引起注意,或许是出于一厢情愿的解读,媒体在这段期间经常会出现诸如“党内高层裂缝已经遮盖不住,总书记 (习近平) 地位不稳,积怨已久的元老们大肆集结,意欲于北戴河清君侧”的报导。有了先立下结论,再去找证据的心态 (confirmation bias),自然容易捕风捉影、延伸解读。读者可以上网顺手搜寻“北戴河激战”,便可以发现几乎每年都有类似传闻。整体来说,可信度偏低。

中南海观察的季节性

中共高层政治的研究,英文称作“中南海学”(Zhongnanhai-ology)。中共机关的机密性以及它的每年重大会议的季节性,形成了蕴含丰富节奏感的新闻周期(news cycle)。中共政治的评论分析,和西方社会职业运动比赛的分析竟有几分相似。中共大约每季度一次举办重大会议,如同NBA赛事有四小节一般。每一场会议的事先臆测加上事后解读,足以撑过一个季度的话题性。

举例来说,中共评论圈,但逢五年一度的“换届年”,所有政策问题的新闻标题都会被连结到“主管某政策领域的领导被斗争,他是否将在十九大/二十大下马?”一个主题可以支撑一整年。遇到非换届年,在春季,媒体会聚焦谈两会修宪问题,标题可以是“修宪提案再次集权,中国梦大转弯?”暑假期间,媒体谈北戴河会议,直接下标“北戴河激战,元老集体出手,政坛大洗盘?”到了秋天,要准备召开基本上一年一度的中共中央全会,标题可以下“修党章提案或动摇党本,反对派将大肆反扑?”再来到冬天,中共召开年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该年的经济工作做总检讨,此时媒体的新闻标题也往往出现耸人听闻的“中国经济模式崩溃在即?主管经济的总理/总书记或将被究责下台?”总之,政策即政治,政治即人事,大部分的政策讨论皆被简化到政治讨论,而大部分的政治讨论更被聚焦成人事派系斗争问题。

“激战北戴河

笔者近日观察到今年最新版的谣言是七月中旬,关于北京政局生变,北戴河即将出现中共诸元老集体“逼宫”。例如法广中文版的《北京为何谣言满天飞 专家认为局势严峻》分析文指出:“北京政坛… 乱象纷飞,情形严重。… 而今年的矛头则直接指向大权在握的习近平本人”,又曰“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等中共元老不满习近平大搞个人崇拜,建议召开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按照中共前主席华国锋模式要求习近平体面下台。”北美华人大报《世界日报》的社论则加码,判断“元老有意让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取代‘犯错’的习近平,并由现任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取代‘捧习’过头和应对贸易战文宣不当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其他海外华媒接着跟进,指出传言终将被迫下台的第五号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已经连续二十多天没有公开露面,“引发揣测”。

总之,主要的讯息是元老们不满于习近平的集权和个人宣传,以及习处理重中之重的中美关系特别是中美贸易战的成绩,元老们因此即将集结联手行废立之事,以咸认具有“广义团派”渊源的两人上台:以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替代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一把手),并以副总理胡春华替代王沪宁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储君)。

这轮谣言虽然指名拿七十年代末期的邓小平替代华国锋故事作比喻,但是论“叙事结构”,这轮谣言其实比较接近九十年代初期的邓小平“南巡”前的谣言(择日另述)。

高风险、低获利

本轮“激战北戴河”谣言基本上可信度极低。其一,元老们没有诱因从事高风险低收获的冒险。做为退休人士,要从事宫廷政变,有几点考量: 

1. 一旦失败,却面临无比风险。而即便成功了,已经退休的元老不可能重出江湖,其实也无利可图。

2. 如果真的宫廷政变成功了,还得面临元老各派系需要各自推出代理人竞逐大位的问题,构成下一轮的赛局。

3. 在下一轮,要是推自己的人出局推失败了,不只脸上无光 (人生最后一战留下败战纪录),而且可能会伤到里子。

4. 但要是推自己人成功了,自己的派系从此便会出现新的老大,自己反而变成“大老”了,权威或许比现在还有损无增。

其次,此番谣言中即将“领衔发难”的主力元老为“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等人。这些元老的人事脉络属性明显不同,是否能有效地并机密地协手合作,本身即是一个问题。

其三,若说这些年代相近,纠葛较深的党国元老们有一个共同利益,那便是他们共同领导过的中共政权的稳定性和正当性不能砸锅,在此问题上大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关系。“清君侧”的政争,即便成功,对于中共政体的威信也是巨大的打击,即便单单为了预防骨牌效应,也该避免此类“亲者痛,仇者快”的宫廷政争。

其四,即便这些元老们有意从事宫廷政争,客观上恐怕也没有足够的武力资本。单拿这轮谣言最常提到的华国锋做比喻。在文革末期,华国锋上台的标志事件是打倒四人帮的“怀仁堂事变”。华国锋在发动政变前,首先取得了拥有主持中央军委的叶剑英元帅的支持,以及掌握中南海警卫局,负责领导贴身安全的汪东兴的支持,方能(也方敢)对掌控大权的四人帮以优势武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不流血的武力政变。

毛泽东曾言“枪杆子里出政权”。如今谁比习更能掌握住军权?元老们如今已经退休多年,而习近平在第一任任内透过大幅军改以及设立国安委,重组了中央军委和国安系统,从编制到人事上都牢牢地掌控军警特大权。没有武力基础,便没有宫廷政变的空间。

小结

中共政治的神秘性和季节性,制造了繁荣的政论产业。而关于中南海的各类传言的不可证伪性(unfalsifiability),也为媒体与专业评论界带来了捕风捉影空间。本轮的“激战北戴河”谣言乃年度盛事,也是老调重弹。虽然不合逻辑,但也颇具观赏性,可以观察每年谣言的叙事结构之演变,以及背后折射出的华媒生态变化。建议读者们对此轮传言存疑。欣赏之,而未必信之。实际上,2017年的北戴河便疑似已有名存实亡之嫌。北戴河会议团结老同志、促进党内向心力的意涵或许尚存,但是在政坛定于一尊的年代,北戴河作为集体议政的平台,恐怕已经风华不再。

就议政平台的兴衰而言,对中共政治有兴趣的读者或许可以多注意中共最高议政单位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报导,借由常委会开会频率的增减,来侧面观察习的集权程度。于十九大前,亦曾经有过一轮“习近平不喜执政遭受常委会牵制,即将废除常委会”的新闻热潮,最后证明是谣传。笔者于事前曾经预测,该谣言没有基础,因为其思路不符合逻辑:因为习若是集权失败,那么他就“不能”(没有能力)废除常委会;习若是集权成功,那么他就“不必”废除常委会,常委会对他就不是“牵制”而是他如手使指施展权力的“工具”,甚至还是“奖品”,不如留着还多几个正国级待遇的职位名额可以当作奖品赐予友军和党羽(台湾读者不妨将其理解成台湾总统们留下五院院长和委员的位置,好赠予有功的党政大老)。

实际上,决策讲究就效率,一旦废除常委会,要做决策不可能靠着随时招来散布全国的25名政治局委员赴京开会;习近平还是需要一个5-10人的小内阁决策机制,一如中共建国初期没有常委会时,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就代为发挥了最高议政平台的功能。所以习若是集权,必然会留下常委会,多几个犒赏友军的空间。但是“友军”毕竟不同于自己的“子弟兵”,习的集权若是顺遂,实权是否还集中在友军比较多的常委会,还是会逐渐转移到比较容易由“子弟兵”主控的其他议政单位,例如“深改委”和“国安委”等,值得观察。做为中南海门外人,不妨将中共官媒对常委会和其他决策平台的报导频率和长度,而本文为一个侧面指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