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死执行到一半 她不想死了站起来反抗(图)


安樂死
注射安乐死(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1月14日讯】近日,荷兰公共检察官办公室正式起诉了一名为脑退化老妇人执行安乐死的女医生,这是荷兰安乐死合法16年来,执行安乐死的医生首次遭到起诉的案例。

据《BBC》报道,11月9日,荷兰公共检察官办公室以越权为由,正式起诉了一名为脑退化老妇人执行安乐死的女医生。这名被起诉的女医生在2016年4月为一名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74岁妇人进行安乐死。当时,她先是让对方喝下了添加镇静安眠药的咖啡,数分钟后再注射安乐死的药剂。

然而,就在老妇人注射到一半时,她却突然站起来反抗,医生随即在老妇人家人的协助下,匆匆注射完剩下的药剂,老妇人随后死亡。当地安乐死复检委员会据此在报告中指出,这名医生的行为已经“越界”。

报告中写道,老妇人在数年前搬进疗养院时曾签署同意安乐死的意愿书。在她的病情恶化之后,疗养院的医生审视她的状况后,认定,她“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她此前签署的安乐死意愿书已经到了应该执行的时候。但与此同时,这名老妇人的意愿却一直显得“不清楚和互相矛盾”。

安乐死复检委会在报告中写道,“她虽然经常表明想死,但在一些场合又表示自己并不想死”,因此不排除有不希望被安乐死的意愿。

据报道,2017年,荷兰全国共有超过7000人选择通过安乐死结束生命,这一数字在当年去世的人数中占到4%以上的比例。然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却出现了下降,这也是荷兰安乐死合法化以来,首次有安乐死人数较之于前年出现下降的年份。

根据相关机构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前9个月,荷兰全国安乐死的数量为4600人,较2017年下降约9%。

监督委员会主席雅各布・科恩斯坦(Jacob Kohnstamm)坦言,他对这一趋势感到惊讶。科恩斯坦表示,考虑到人口老龄化,选择安乐死的人数应该会出现连年递增的趋势,没有理由出现下降。

同时,很多医生也表示对执行安乐死存有顾虑,更多的医生开始意识到,这种行为对于他们的行医生涯可能造成的隐患与疑虑。

“我们的成员(执行安乐死的医生们)告诉我们,医生们对执行安乐死变得越来越谨慎了。”自愿安乐死协会发言人迪克・博斯切尔表示。

安乐死在许多国家争议不断

安乐死自推出以来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巨大争议,目前在欧洲只有3个国家合法: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1995年,澳洲北部行政区通过了允许垂死病人自愿安乐死的法案,但实施不到1年后,就被当年联邦霍华德政府根据联邦方案在国会立法推翻。

了结生命不再有痛苦?

自古以来,道德价值观和宗教理念都明确认定,杀生和自杀是有罪的。根据《德国之声》中文网的一篇报道描述,心理学家和治疗师温德(Michael Wunder)回顾德国的一段黑暗历史时透露,1920年一本名为《允许消灭无价值生命》的书在德国出版,成为当年纳粹实行系统大屠杀的理论铺垫。这段历史让人不得不深入思考曾几何时人们已经可以选择结束自己或他人的生命,面对痛不欲生的情况是否真的只有快速了结自己的性命才能结束痛苦?

英国皇家护士协会会长彼德‧卡特(Dr Peter Carter)认为,更好的治标性护理、更好的直通方法以及更好的临床支持才是正路。BBC中文网于2009年的报导透露,英国皇家护士协会仍然反对使安乐死合法化,并为此反对做出努力。

反对安乐死宗教界有根源

从宗教信仰的角度看,杀生是犯了大罪,多数宗教都坚持反对安乐死。虽然在一些地区安乐死已经被合法化,但是生命是上天赋予的,无论幸福或痛苦都应珍惜,更没有权力去剥夺自己或他人的生命,这在宗教中是常识。

佛家讲轮回,一个生命的痛苦并不限于今生,这些痛苦源自他过去的业力,最终也应由自身承担。此生承受并消除了痛苦,下一世就会有美好的未来。也因此在很多宗教中,历来都有反对安乐死的说法。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