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经贸部官员所亲历的“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十四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争取自由修炼的合法权利而和平上访。这震惊中外的 “四二五”事件,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也被中共江氏集团歪曲成“有政治图谋”的“围攻中南海”,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借口。

前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官员张亦洁女士是“四二五”上访的亲历见证者。八十年代,她曾任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外交官,九十年代回国后任外经贸部办公厅处长。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她先后七次被中共非法关押,九死一生。在“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四周年之际,现居纽约的她接受了明慧网记者的专访。回首那段跌宕起伏的历程,对所经历的连宵风雨和人生巨变,她无悔自己当年的选择。

'前中国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女士'
前中国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女士

亲历见证“四二五”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张亦洁刚好从德国返回北京,到家是下午两点多。放下行李,她就迫不及待给炼功点同修打电话,在外的这段时间,她一直思念着大家。可奇怪的是,给小区内的同修打了一圈电话,谁也没找着,连区外大片的辅导员也找不到。

“就在这时,我先生,他当时是经贸部欧洲司司长,接到了石广生部长的电话,让赶紧去中南海把部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找回来。得知大家在中南海,我骑自行车就上路了。”

出了东花市北里小区,拐过崇文门路就上到长安街。“肯定出大事了,平日的长安街车水马龙的,可那天整条大街空荡荡的,既无行车、也无行人,是戒严了。只有一些遛遛哒哒的人在人行道上,事后得知那是些便衣警察。我一个人在大马路中间骑得飞快,也没人拦我,只是都惊讶地望着我,可能以为我是什么特使吧。”

不大工夫,张亦洁就赶到中南海。“只见两旁人行道上学员肩并肩地排成望不到头的长龙,多数学员站着看书,坐在地上的或学法,或静静打坐炼功。穿着制服的警察很悠闲,有的与学员搭话,有的在相互聊天。整个现场看上去秩序井然,静得没有一点骚动。”


秩序井然的上访群众队伍


悠闲聊天的警察

张亦洁停好自行车,找学员询问情况,才知是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文章,诬蔑法轮功,同修去杂志社反映情况,要求撤下诽谤文章。可当局出动大批防暴警察于二十三日对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抓捕四十多人。对此,天津政府说作不了主,让学员上北京解决。

为找到小区和部里的同修,张亦洁沿人行道往前走。“我发现队伍中的同修,有来自附近郊区的,有的是学生,有的是机关干部的打扮,还有现役军人、警察。过程中,也碰到一些特殊身份的人来问话,他们不是修炼人,也非便衣警察,他们都非常注意地听,说话很小心、得体,感觉到他们受过特殊训练,是搞情报工作的。我觉得正好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就分享自己的修炼经历和体会,他们听得直点头,很认可,真是找不到法轮功一点不对的地方。”

“其实早在九七年初,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就指使公安部派特工深入学员内部,企图为定性法轮功为‘邪教’收集证据。可他们任何证据都没拿到,当他们走近这群修炼人,就觉得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他们不但自己得法了,还告诉父母家人、兄弟姐妹、亲朋好友。不论带何目的而来,一旦他们了解法轮功,自己也修炼上了。”

这样走走停停,天渐黑了,张亦洁找到了一个负责人。他说几个学员跟朱总理进去了,代表大家反映情况,估计就快有结果了。果然,不多久,那位负责人回来告诉说事情已解决,要大家迅速撤离。张亦洁看了表,当时已过九点。

多年后,张亦洁仍清晰记得当时的场景:“比起下午,我感到空气中反有种紧张的气氛,我看着大家先撤走。只听到‘唰唰’的脚步声,一点喧哗都没有,也没人指挥,却比军人还有秩序。在多半人撤了的时候,我找到自行车,跟着人流撤离了。那时约十点钟。”

事后一些同修听到内部消息,中共已经准备好当晚武力清场镇压,是大法弟子的理性平和化解了一场流血事件。这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四二五上访”。

坦荡无惧,因生命已与大法相连

“当时去中南海,什么也没想,知道大法有事,本能就来了。其实走到那一步,我已经历了九八年北京电视台事件,已作过严肃思考,没有了犹豫。”

九八年五月,北京电视台播出了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对法轮功的攻击。节目播出后,北京附近数百位法轮功学员写信或去电视台澄清真相。电视台在了解情况后,播出了展现法轮功学员在公园祥和晨炼的短片。

“那次中共就已搞得很厉害,就有人就明目张胆对着学员摄像、录音,把整个过程一点不落地录下来。面对摄像机,我们心很坦然,大法受到诋毁了,以为他们不了解情况,我们就是来告诉大法使亿万人受益,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们这群人有一定社会地位、学识,经历过政治运动、长辈都受过中共迫害,已不会轻易相信什么,但也从未放弃对生命真谛的探寻。若说人生是为金钱,我已有金钱;若是为地位,我已有地位;若为幸福的家,我也已拥有,但得法前我灵魂就一直感到缺失,觉得人生不该只是这样。金钱买不来健康,名利更是过眼烟云。”

那些年,张亦洁书读的越多,内心的纠葛愈解不开,从宗教、气功中也找不到答案,愈追寻,越失落。直到九四年底,她得到法轮大法。“太震撼了!这么多年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问题都有了答案,心中豁然开朗,我终于找到真善忍——这条人应遵循的路!”

通过学法炼功,同化真善忍,纠缠多年的各种痼疾不翼而飞,她每天感到精力充沛、神清气爽,种种难题迎刃而解,工作质效大大提高。她做事不再考虑得失回报,对同事,甚至伤害过自己的人,都善意对待。当专心做好工作,不再留意别人的评价,不再担心得罪谁、提防谁,“我才发现人可活得这样轻松、自在!周围的一切原本如此美好!修炼人啊,真是太幸福了!”

九二年大法开传,通过口传口、心传心,短短几年,修者上亿。当时的北京,中央、国务院各部委、中科院和高校中修炼法轮功的人非常多。张亦洁所在的经贸部及驻外经济商务参赞处、八大对外贸易总公司都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她周围就有好些中、高层官员在修炼。大法修炼者的良好品行、敬业精神和健康身心,都有目共睹。

然而法轮功的迅猛发展,却引起前中共党魁江氏的嫉妒和恐慌。早在九六年,江罗一伙就开始策划迫害法轮功,先以《光明日报》舆论攻击,接着中宣部新闻出版署罔顾法轮功著作名列中国畅销书排行榜前列的事实,以“扫黄打非”为名禁其出版发行;九七年初,公安部派特工卧底为定性法轮功为“×教”作准备;九八年五月制造了北京电视台事件;九九年初,公安部派便衣骚扰各炼功点,企图挑起事端,但都被大法弟子善行化解。这次又设陷引法轮功学员上访,为迫害制造借口。

“当时知道有危险,可我已修炼快五年了,自己的整个生命已与大法相连,视大法高于自己的生命。当大法有难,我们没什么顾虑,你就是把飞机大炮拉出来,我们也会去面对。后来江氏咬牙切齿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酷刑、活摘器官也只能是证明其邪恶,十四年了,法轮功非但没倒下,反而洪传世界。”

山雨欲来 风满楼

“四二五”之后,张亦洁感到周围修炼环境变得更严峻了。东花市北里小区花园一直是他们的固定炼功场地,每天早上五点钟他们都在这里炼功。但这之后,便衣和警察就在附近走动,或在远远地看着他们。

“一天早上,我们发现小花园地上到处涂抹着粪便,长椅上也都是粪便。后来才知道这是小区派出所的警察干的。中共竟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搞破坏。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它迫害这样一群人,不是走到真善忍的对立面了吗?我为他们感到悲哀。当时就感到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九九年六月,江氏一伙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七月初,江氏在中央国家机关处级以上干部中开展“三讲”运动,对法轮功进行大清洗。七月二十日,江氏利用整部国家机器公开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

有人说法轮功上访是搞政治,所以中共要镇压。张亦洁认为这说法站不住脚,因为“搞政治是为了权力。可法轮功修炼者本就是社会主流,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其中有军人、警察,有专家学者、政府官员,有经商、做工、务农的,哪个阶层都有,高学历、高阶层的还很多。修炼人早看淡名利,身在俗世,念在方外,他们还想搞什么政治呢?倒是中共从建党起一直在搞政治,杀了多少人!只要给无辜者加个莫须有罪名,戴顶政治帽子,就可以迫害你,杀戮你,让你无立锥之地,让你生不如死。”

有人认为,法轮功讲真相,跟中共对着干,所以中共就要迫害。张亦洁说:“中共非法关你,抢你,酷刑折磨你,奸你,杀你,却不许你说话。它干坏事没罪,揭露其恶反有罪,颠倒黑白,真没比中共更邪恶的了。”

“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没有思想犯,人思想不构成犯罪,想什么是人的自由,法律惩治的只是违法的行为。而中共却要控制人想什么,不许人有独立思想,连想按真善忍做好人都有罪!法轮功反迫害,不是在捍卫所有人的权利吗?”

无悔的选择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因不放弃信仰,张亦洁先后七次被非法关押。在李岚清授意下,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又被加刑十个月,其间,她遭受了残酷的肉体摧残与精神折磨。

为逼其“转化”,中共的恶警曾连续四十二个昼夜对她“熬鹰”“攻坚”,曾把她踢打得遍体瘀血乌紫,生命垂危卧床十七天 ……。长期的超限折磨令她双眼几乎失明,语言迟钝,满头白发,颜面全非。“软的硬的、阴的阳的、明的暗的,恶党都做了。可是这一切,只能让人更看清其邪恶,对真善忍的信仰越来越坚定。”

“这些年在法拉盛,有不少人跟我说,就不明白中共这么整,你们为什么还修炼,我得研究看看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结果也开始修炼了。还有人讲自己不为祛病健身,也非活得无望,开始是不理解、去烦你们的,可突然一天想了解了解,就进来了,再一试炼功,病都好了。也有被中共欺骗,开始持反对态度的,有位前些年跟中共在法拉盛闹事时骂得很凶的女士,现在也明白了,她说法轮功是好的,自己也要修炼。”

当年大法弟子到中南海信访办维护信仰,在其后的十四年中,“四二五”精神一直在延续着,大法弟子讲真相、反迫害、劝人退出邪党及相关组织,带给世人一个了解真相、选择美好未来的珍贵机缘。对于能走修炼的路,张亦洁深感荣幸,无悔无怨。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