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为啥每逢暴雨必淹?原来自己挖坑往里跳(组图)



北京15日起突然下起暴雨引发洪水(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7月19日讯】一年前,一名网友在“知乎”上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北京下暴雨的时候,昌平回龙观这边没有出现内涝现象?”

一年后,2018年7月16日,一场暴雨让回龙观及周边区域沦为“海景区”。


回龙观站附近变“海景区”(网络图片)


回龙观站附近变“海景区”(网络图片)

据高德地图推出的积水地图显示,7月16日和17日两天,北京市积水点超过100个,其中重度积水地区集中在西北五环外的西二旗。而西二旗是中关村软件园,驻扎着腾讯、百度、新浪、网易、滴滴等互联网公司,亦是北京最密集的码农(程序员)集散地。每天超过10多万的互联网员工,在西二旗地铁站内如潮水般来来去去。

暴雨中,网友最爱调侃的问题是:这些互联网公司员工,为什么要冒着暴雨,就算趟水、游泳也要去上班?他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因为中国人贫穷。


划船也要上班(网络图片)

但,不论如何,在层出不穷的段子、调侃背后,外界同时提出了一个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为什么北京每逢暴雨必被淹?

北京下水道如何设计?

准确地说,北京是一座只有排水管、没有下水道的城市。

《东方早报》曾援引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给排水专家周玉文的说法,1949年新政权初期,城市排水系统多采用苏联的设计理念和技术理论,“想尽办法省钱,只求能满足当时的需求就行”。

包括北京、广州、沈阳、天津、武汉等几大城市,都是在地下5米左右埋放排水管,管道直径在1米以内。这样的排水管道,承载能力有限,很难应对大流量的来水。

而在巴黎、东京等城市,都是采用“地下廊道式”城市排水系统。

据了解,巴黎的下水道是在地面50米以下,宽逾5米;东京的下水道是在地面60米以下,宽阔程度不亚于一座宫殿。为让市民了解下水道建设的重要性,巴黎甚至开发下水道博物馆,供民众进入地下深处参观。

和巴黎、东京相比,北京地下的那一根根直径一米左右的排水管,变得微不足“道”。

这些排水管好用吗?

微信公号“每日人物”指出,衡量一座城市排水能力的标准,通常为几年一遇,即这座城市可以抵御几年一遇的降水量,如一年一遇,就意味着排水系统可应对每小时降雨量36毫米;两年一遇,可抵御每小时短时强降雨58毫米;五年一遇,能抵御每小时短时暴雨69毫米。

但在“苏联模式”下,包括北京在内的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基本只能达到一年一遇水准,而在纽约、伦敦、巴黎、东京等城市,五年一遇是最低标准。

与此同时,北京现实面临的另一个困境是,这些直径过小、排水能力有限的管道,还不能保证时时畅通。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李海燕等研究人员,曾对北京城区雨水排水管道内的沉积物做过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近80%的雨水排水管道内有沉积物,其中一半左右的管道沉积物非常厚,最厚地方的沉积物,占管道直径的66.7%。由于长期沉积、间歇性雨水浸泡,沉积物颜色已经发黑、发臭。

5年前,北京排水集团曾进行过一次全市范围的排水管淤泥清掏。在那次清理过程中发现,北京东、西城中心城区的雨水管线老化严重,遇到雨天直接导致居民区积水。还有一些地区,由于周边用户私接管线排放污水,造成排水管内的淤泥堵塞面积高达80%,基本丧失排出雨水的功能。

虽说能排水的不只有排水管,但是,由于城市过度发展,越来越多的河流、湖泊“消失”;自然草地被水泥路面取代,雨后原本可以借由“自然”帮忙,吸收、渗透水量的可能性,也大大减少。

一位排水专家曾在北京自家小区做过一次实验,结果显示,降雨1小时后,沥青路面的下渗水量仅有裸露土地面的14%、草地的6%。而目前的北京,超过80%的城市路面为硬化路面,这也给城市的排水带来了一定难度。

自己人坑自己人 谁之过?

其实,不只是北京排水管有问题,地下存在着诸多隐患。

例如,过量抽取地下水。

英国《卫报》2016年报导,卫星图像及研究报告显示,北京部分地区,尤其是中心摩天大楼林立的朝阳区,正在以每年11厘米的速度不断下沉,恐影响地面建筑与地铁等设施的结构。

这份报告的作者包括中国、西班牙等地的研究人员,他们指出,北京位于干燥平原,地下水累积千年,但经过多年的不断抽取,地下水不断减少,土壤在不断下沉,就像吸水的海绵不断被抽干。

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陈蜜团也曾在国际科学期刊《遥测》发表一份报告指出,北京长年对地下水资源进行过量开采,导致城内局部地区出现地面沉降现象。这种非自然沉降,会在暴雨来临时造成城市内大范围积水。

还有,下沉式立交桥设计。

北京有大量的下沉式立交桥,这也成了暴雨来临时的隐形“杀手”。


下沉式立交桥被淹(网络图片)


下沉式立交桥被淹(网络图片)

一位参与过北京排水系统设计及建设的专家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早在1998年,就有专家提出,如果北京大量降雨,下沉式立交桥的排水就是最大隐患。当时,专家们也同步提出了解决方案,例如在下沉路段建立截水设施,或建排水渠和蓄水池,防止积水。但由于改造成本“最少也要几千万”,当局对此事不了了之。

故宫地面无积水 九龙吐水设计精妙

和现代化城区呈现显明对比的,是建于清明时期的明紫禁城、故宫、天坛等处。


故宫的排水系统主要修建排水明沟和暗沟(网络图片)

以故宫为例,故宫在建造设计之初,就非常周密地考虑了排水问题。故宫内主要道路多是中间高两边低,路两旁还铺有可以快速排水的水渠。故宫的主要宫殿都被石座垫高,周围遍布密集的明沟和暗道,将雨水及时排入护城河金水河中。

故宫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殿均坐落在三层台基之上,在台基四周栏杆底部专门设有排放雨水的孔洞,孔洞连接着雕琢精美的石龙头。每逢大到暴雨,故宫里会呈现“千龙吐水”的奇观:雨水逐层下落,1142个龙头排水孔可以将台面上的雨水排尽。


故宫的排水系统主要修建排水明沟和暗沟(网络图片)

除密集的排水网线设置,故宫不容易积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占地面积很大,且地基泥土夯实,就像一个巨大的海绵将雨水吸收,汇入地下河。

面对北京全城看海,唯独古代建筑不浸水。不少网友在赞扬老祖宗智慧的同时,也批评现代修建的排水系统是垃圾。


北京道路变成水乡泽国(网络图片)

未来北京 雨水或会越来越多

此外,北京还有一个问题值得留意:这一次,北京的雨为什么下得这么大、这么久?


一大条云带从南方来到北方,久停不移。(网络图片)

从7月16日9时的卫星云图可见,有一大条云带从南方直达北方,将南方的雨水持续输送至北京。 17日8时的云图显示,那条云带仅向东移动了一点点。因此造成北京持续降雨。

气象专家形容,此次北京暴雨犹如“天空版的南水北调”。至于这些云团为什么会停留那么久?专家解答:或与“雨岛效应”有关。

“雨岛效应”是指一到夏天,密集的空调、汽车尾气排放,导致城市上空形成热气流,在高楼大厦中难以扩散,当与高空的冷空气相遇后,产生碰撞带来倾盆大雨、冰雹等。正如今年夏天的北京,雨总是下个不停。

事实上,近年北京城区降水量确实日趋明显。

2012年7月21日,北京及其周边地区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及洪涝灾害。截至8月6日,北京有79人因此次暴雨死亡。根据北京市灾情通报会的数据显示,此次暴雨造成10660间房屋倒塌,160.2万人受灾。

2016年7月19日,北京市再次遭遇极端暴雨天气,降雨量及时间之长均破北京2012年的“7•21”特大暴雨记录,为61年来最大暴雨,造成至少77人死亡。

2018年7月15日起,北京市突然出现暴雨及雷电天气,受暴雨袭击,许多路面井盖抵挡不住湍急水势,在路面上狂跳,有的甚至被冲飞喷起几十米高,许多民众仅能弃车逃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