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国家大业?从“亏钱”的政协们中看真相(组图)

2018-07-17 22:45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人大政协均换届,大批港澳名人富二代新晋成政协
今年人大政协均换届,大批港澳名人富二代新晋成政协。(示意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将香港纳入“一带一路”规划蓝图中,不少“爱国”商人争先恐后支持“国家大业”,但身兼政协的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透露,未见机遇自己已经亏钱。

苹果日报报导,曾经高调声称“将来我们不是香港人而是‘大湾区人’”的蔡冠深,16日出席“香港同胞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筹备委员会”记者招待会透露,自己早于今年5月底代表中华总商会预订湾仔会展及政府总部场地,准备举办大型“大湾区规划宣讲会”不过因规划再一押后公布,要临时取消预定,并称:“我也亏钱啦,没办法”。

蔡冠深也透露,将会在今年10月1日举办“迎接盛世”晚会、以及举办青年音乐会,但称筹款压力大,因为想找年轻人喜欢的“韩星”登台,“韩星好贵啊,但都无办法,都要支持(国家)啦!”他又表示,筹委会内成员几乎每个人都要捐钱,自己也要给不少钱。

蔡冠深的一番戏言,其实透露了中共在港的资金来源与运作模式。

今年1月人大政协换届时,港媒披露,港澳地区及海外人士想在大陆当政协并非易事,必须经过中共统战部门及中联办挑选,并须“具有统战价值”,才可能获“钦点”入局。港媒引述广东省政协透露,周星驰等香港艺人入省政协,是经过广东省统战部“协调”提名产生,并且需要“具代表性、在特定领域有影响力”,而港人一旦成为政协,就可与地方政府打好关系、为生意及个人事业“争取资源”,因此不少港商为了做政协,不惜“一掷千金”争取提名。

政协也以省市、县区分级,其中全国政协有港人100多人,属于最难进入,必须由中央统战部“钦点”,而沿海及各大城市政协因“含金量高”,也比较难进入,只有贫穷待发展地区因港澳投资较少,因此容易进入。

赚取大陆充裕的资金,其实也是伴随代价的。

如同蔡冠深口边的“没办法”,也就是需要配合统战部的所有“战略”,从安排在港活动、宣讲、到出钱补助、支持“维稳费”等,都需要服从中央的安排。而为了扩大自己在圈中的影响力,所需要给出来的钱也相对地增加。

加上中央统战部拨发下来的资金、以及亲共团体以各种名目从港府得到的“补助”(例如成立国民教育机构),那这些钱都去了哪里?

“香港青少年红色之旅”,行程包括参观毛泽东故居,前往福建参观确立毛泽东在红四军领袖地位、1929年举行的古田会议会址、以及向烈士纪念碑献花等
值得注意的是,协助学校举办有关交流团、并获得政府钜额资助的组织,大多有亲共背景。(图片来源:香港国民教育促进会)

其中声称慈善组织的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庆委会),去年举办“庆回归20年”活动中,报称耗用1000万元,而该活动目的被指仅为占用香港人每年七一游行起点--维多利亚公园足球场。而去年仅为了“庆回归20年”,据港府官方网站显示,共有1196项庆祝活动从2016年的7月一直排到2017年的12月。活动内容连一日游、茶聚、酒吧派对等都有,耗用的总资金及政府公帑补助无从计算。

除了“银弹攻势”影响港人的活动外,去年5月,港媒报导一位亲共社团领袖林生透露,当年的4月23日,为了滋扰香港法轮功团体游行,一日就耗用了1,000万港元的“维稳费”,其中包括发给参与者每人500-600港元、购置统一服装、旗帜、板凳等,以及直接发给“前线”头目作为报酬。

其中一个在香港活跃的组织,称为青年关爱会(简称青关会),多年来不断滋扰法轮功学员在香港的活动,并将滋扰范围扩展开去,以“爱国组织”形式干扰香港市民争取民主的活动、甚至闯入校园、在街头滋事等行径。从2017年10月28日开始,“香港青关会”几乎每逢周六周日,都在香港铜锣湾等闹市区,公开假扮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点附近,架设灵堂样式的大型道具,以大型喇叭播放哀乐、并假扮法轮功学员披麻戴孝,播放哀乐,大声呼喊,并且诬蔑诋毁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从香港民众拍摄片段可见,有关道具对附近居民及商家造成严重干扰,有路过的孩童甚至被吓哭,严重地破坏香港社会安宁。

从2017年10月28日开始,“香港青关会”几乎每逢周六周日,都在香港铜锣湾等闹市区,公开假扮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点附近,架设灵堂样式的大型道具,以大型喇叭播放哀乐、并假扮法轮功学员披麻戴孝,播放哀乐,大声呼喊、极其恶劣地诬蔑诋毁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
“香港青关会”在香港铜锣湾等闹市区架设灵堂样式的大型道具(画面下方),诬蔑诋毁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摄影:蔡雯文)

根据追查国际组织调查,“香港青关会”于2012年6月8日在港注册,又名“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有限公司”,表面上是以民间身份出现,而实际上是由中共“610办公室”操控的中共官方机构,而610办公室则是由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设置、专门用于针对及迫害法轮功和其它信仰团体成员的组织。

中国学者蔡慎坤曾撰文指出,维稳巨额投入的背后,是“疯狂的腐败”。他形容,“每一个安防监控项目,被各路蛀虫吞噬的资金远高于50%!你或许想像不到,价值千元的摄像头被卖到10万元!这就是中国特色维稳本质,叫喊不稳的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攫取挥霍更多的维稳经费,因而中国陷入了一个维稳的怪圈,越喊不稳越有钱,越有钱越不希望稳定,一大批吃维稳饭的人,不断地制造敌人寻找敌人,甚至视许多的弱势群体为不稳定因素,通过冤假错案大规模的强拆,让这个社会充满了仇恨和动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