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前高官谈器官移植泄密?被指变相承认活摘(图)

2018-07-18 12:21 作者: 晏清流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黄杰夫公开承认死囚器官移植受质疑
黄杰夫公开承认死囚器官移植受质疑(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看中国2018年7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中共一直避谈使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的指控,卫生部前高官黄洁夫日前接受央视访问,罕见承认中国器官移植长期依靠死囚。黄洁夫透露的一些细节,引发公众更多的联想。早前追究艾滋病血祸责任的另一位卫生部前官员,直指冤假错案中的很多死囚,都成为器官移植的受害者。而且,黄洁夫在访谈等于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

中共央视《面对面》节目,5月15日晚间播出前副卫生部长、现职中国人体器官组织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的访谈。访谈日期为本月1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期间。央视16日在官网上刊发此次对话的文字版。

黄洁夫承认在他担任肝胆外科专家的上世纪80年代及其后很长的时期,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器官移植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黄洁夫辩称,器官的来源是死囚,但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规,而是来自医生的要求与地方法院形成的一个规定;而死囚器官的质量是非常不好的,器官的来源要求也十分严格,在刑场上拿不到这样的器官;他作为移植专家,心中对此有阴影,因此他本人拒绝从供体上取器官,而是负责受体手术。

黄洁夫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数量、如何从囚犯身体上采摘、伦理冲突等核心问题,而是将主题引向中国如何推动自愿捐献,以救人生命为主要考虑的内容。

不过在官方承认从囚犯身体上采摘器官的的该次节目中,颇具讽刺的是,央视这一专题的名字为“敬畏生命”。

针对黄杰夫的说法,持续就艾滋血祸追究责任的前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作为世界自愿捐献器官人口比例极低的国家,却窜升为世界移植大国,器官来源不仅是一个“灰色地带”,而是“黑色地带”。中国众多的冤假错案中,有很多政治犯、因言获罪者和受打压的信仰人士,都可能成为这个“黑色地带”的受害者。

陈秉中说:人们怀疑你的(移植)器官在哪儿来的?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逻辑、没有道理的。既然黄洁夫说从死囚身上取器官的,可是在中国冤假错案很多,有很多是因言获罪、或者是因为信仰不同、信仰某种组织也被判处死刑了,说不清有多少冤案的死囚被摘器官了,合法吗?不是这样!这是违法!

近年法轮功团体不断指控中共对修炼者活摘器官及进行严重的迫害。

陈秉中指出,黄洁夫在访谈中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他本人在对医疗公共卫生事件的调研中,也听闻远比“死囚器官移植”更骇人听闻的“活摘”事件。

709律师谢燕益在受访中认为,不论黄洁夫在访谈中是自辩,还是再次为当局背书,当前中共非法采摘人体器官的采证非常困难,但黄洁夫所谈及的细节可以作为旁证,而公众可以进一步要求当局对此公开信息。

谢燕益说:黄洁夫这个等于侧面印证,变相承认了死囚、一个是活摘这事,可以就这个方向,主要是活摘的去向、来源、它的分配,如果顺着这个去调查,在拼图的过程当中至少是把这些证据线索展示出来,可以进一步要求调查或政府信息公开。甚至还可以提起些诉讼。

黄洁夫在踏上仕途前曾为中国肝胆移植专家,2001年官至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成为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

黄杰夫代表中共在器官移植问题上出尔反尔

2006年以来,关于中共系统性强摘器官的指控频繁。其中主要是来自法轮功信仰团体的指控。

有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器官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至2005年这六年间,有4万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罪行曝光后,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

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显示,黄洁夫从2005年年底开始,就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的身分,不断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言论和文章,成为了中共器官移植的代言人。

据媒体报导,黄洁夫自己的言论在中国器官移植数据的表述上自相冲突,而他在器官来源问题上至少变换过多种不同说法。

黄洁夫在200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中国的肝移植状况,“……从70年代末期的最初尝试,到80年代的徬徨、停滞,在90年代再度起步……”

文章还讲,从1977年到1999年7月的3年间,全国共完成肝移植228例次,相当于平均每年不到10例。

2006年3月26日,黄洁夫在“第二届全国肝移植学术研讨会”上说:“目前国内有500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有3500例。”

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在2012年11月23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备受国际关注的情况下,黄洁夫主动对媒体承认,以往历年来提供的移植数据不准确。

黄洁夫从最初矢口否认大陆移植器官的来源是死囚,到后来承认有些器官是死囚自愿捐赠,再后来承认主要来自死囚。2015年3月,黄承认大陆器官移植形成了肮脏利益链,并把责任推到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头上之后,又说“合法移植体系内绝无死囚器官”,但后来又说“不能保证市面上没有死囚器官。”

最新报告:中共打着改革的幌子继续强摘器官

根据“中共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于7月2号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中共在改革的口号下持续强摘器官》(Transplant Abuses Continues Despite the Claim of Reform)中显示,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表面高喊改革的口号,但实际上仍在继续强摘人体器官。目前,中共器官移植数量更为巨大,但器官来源反而更加不透明。

该报告系统汇集、发掘并分析了中共自2015年“改革”以来的器官移植最新情况,并在最后指出,中共强摘器官丝毫没有改善。海外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依旧兴旺,并且中国正向亚洲、“一带一路”,以及其它地区扩张器官共享协议,这可能将整个国际社会卷入中共强摘器官罪恶。

所谓的“改革”,是指中共声称从2015年1月1号起已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这是中共在2006年3月被曝光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移植牟利之后,变换的又一种说辞。此前当局曾矢口否认使用死囚器官。

而在最近于7月1日举行的第27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黄洁夫再度承认,中共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依旧是死囚犯。显示所谓的“改革”完全无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